Sunday, October 08, 2017

遇见师父

出席了《师父遇见音乐》讲谈弹唱会,被继程法师及周金亮合作谱的歌,加上年轻女歌者美声演出,触碰心里深处,把很多隐藏很好的情绪都勾勒出来,让自己有点措手不及。

平时没什么听佛曲,对佛法更是敬而远之。印象一直停留在年轻时家里播着《心经》和《大悲咒》,心里就会不舒服。后来因为工作偶尔要踏入佛堂,会不自觉排斥那种神圣的气场,感觉自己很邪恶,离佛法很遥远。

这一晚,虽然会被法师及周金亮的幽默弄笑了,但很多情绪不自觉随着歌曲起伏。其中第二首的《妈妈是菩萨》,歌声旋律一出来,我就被打败了,什么理性都消失。其中几段歌词“还没做妈妈的时候/对着镜子看笑容 /化妆时间两小时/做了妈妈後/化妆只剩十分钟/照顾宝宝最重要”,让我脑里恨不得闲,像幻灯片一样闪过我的妈妈,也闪过好几位当妈妈的朋友。

 妈妈们经历过的苦难包括很无助地一人同一时间照顾几个小孩、孩子出事等事故,一直在脑里盘旋,情绪也跟着难受起来。还好后来的歌曲让情绪从悲伤中走出来,有被理解的释怀感、有感恩、有豁然开朗的感受都一一出现。

 音乐会结束后,反思自己的人生,虽然曾经不美好的时光,但至少现在的自己是处于最佳状态,心里是喜悦及丰盛的。



Friday, September 29, 2017

诗经

中学时期,语文科是我的弱点,写作更是致命伤。没想到后来,书写变成我生存的工具。

死背名句精华及出处是念中文的梦魇,中五政府考试要考6年360个名句精华,简直是打击学生学习中文的喜好。

因为以前念书时留下的恶瘤,后来对古文古诗都避而远之,更别说去赏析诗词。

万万没想到,今天听关于《诗经》的课,竟然听得津津有味,这归功于讲师有趣的解说。他说,古人的诗短短28个字就囊括我们现代人可能需要费几百个字或几分钟短片才能表达的意境。生活中若懂得运用类似精简的文字,可以提升个人的中文掌握,也能让文字更有文采。

为了学以日用,尝试用浓缩版文字,描绘听一席课后对《诗经》的认知。       
            诗经无作者 
            横跨数朝代
            成孔子教本
            代代可轻吟 
           
传了给朋友看,朋友即时稍微修改,变得顺口,而且整个意境也跳脱出来。朋友的中文功力太深厚,至今只能仰望。我还要继续恶补中文。

         诗经无作者
         横跨数朝代
         孔子当教本
         轻吟千万代


Sunday, August 27, 2017

記憶待翻面

水星逆行期間適合回憶過去,隨手拿張卡帶放進收音機,讓時光倒帶回到90年代。今天選了4張女歌手的專輯,讓非高清的聲音流動着,當工作的背景音樂。

聽見能抓住聽覺的歌,就停下來翻找歌簿。今天被A面第5首的《愛河》這首歌吸引住了,翻了歌簿,詞曲一欄出現他的名字,謝繼麟。再翻找整個歌簿,後頁有他的留言。短短幾段話,彷彿看到他日常說話很酷的樣子,簡短扼要,然後轉身離去,留下錯愕的人。人走了,吉他聲還在奏著。
謝繼麟~《逃傷》 

找了前年發行的紀念專輯,重溫他的歌,那些共事的片段又湧現。想著他,想到和他合唱《卸下翅膀》的吳旺慶近況,然後思緒跳tone想到還躺著的林金城、已神遊的遊川等動地吟詩人。

原本卡帶、激盪、動地吟……這些名詞靜靜躺在過去,沒想到卡帶卷軸一轉動,零碎的記憶串联起来,直到卡帶需要翻面。

《愛河》有一段歌詞,“其實愛情應該是一條河,載著戀人們的感動和溫柔,不管天各一方或是相廝相守,它永遠永遠不停的流不停的流。”時間,更像一條河不停的流,承載某個時間點相遇的人和事不斷往前流去,也許還能重逢,也許永遠天各一方。

記憶,隨著時間之河不斷流動,遇見了就細細咀嚼。沒遇上,就等待哪天翻面重逢。


卡帶之日


Monday, July 24, 2017

你走在我的時光裡

踏進曾經熟悉的客廳,試圖從擺設中尋找記憶中與你有關的一切,但掛在牆上的鐘已不一樣,那張你曾經坐著哭泣的沙發也已經不在,就連曾經散發某種香氣也消失。

你8歲和6歲的混血兒子從樓梯跑了下來,站在二廳窺探眼前這位陌生的臉孔,打了招呼後就自顧地玩起手中的平板遊戲。

小女兒帶著不穩的步伐尾隨著你出現在客廳。她靦腆地躲在你身後,偷偷望著我。你說,女兒總是遇見陌生人會斯文起來,平時可頑皮得很。我笑了,想起以前藍裙白衣的你,散發的是那種有魅力氣質外向型的,完全不是文質彬彬靦腆型,你女兒可像你呀。

你細說著,昨天7人同學會聚會的情景及他們的近況。我碰巧不得空沒出席,也交代你莫告訴他們我回來,你有些不解。其實心中有些膽怯出席這樣的同學會,不是害怕沒有話題交流,而是我現在的心理狀態只想往前看,還有很多事情等著我去探索,我沒時間停留在那個單純的過去,沒有心思去關心彼此間空白的時光。不過,我沒把話說出口。

我打趣說,如果是班長號召的大聚會,我就出席。有時看到別人在臉書上分享同學聚會的盛況,會想像若我們這十幾人的大圈子還能聚首,那該是多熱鬧的情景。你認真地說,等兩年後再回國時,一定會找到班長,再辦個大型的聚會,到時我不可以爽約。我隨口的建議,你卻認真了,我希望2年後你會忘記我的戲言。

畢業後沒有機會和藉口再到你家,後來的後來你已經成了他國媳婦,昔日的友誼像缺了一角。我也在時間推移中,漸漸地有不同的朋友填補友誼的空缺,不再想起中學的歲月。

這次坐在同一個客廳,聊起那年的點滴,當時沒有文字的記錄,很多片刻確實有些模糊了。不過,一些我還記得關於你的情景,而你早已經沒有任何印象。我心裡自問,我為何還收藏它,甚至放在心裡深處,也許曾經那麼喜歡你的貼心和信任。

我再次認真地端詳你的臉,把過去的你與現在的你重疊在一起。你淺淺的笑容已經告訴我,那年從你眼角掉下的淚水早已化作平凡的幸福。這就像剛看完張西《你走慢了我的時間》裡寫的其中一段話,
生命並不溫柔,也不會終其一生都荒蕪或華美,它以自己的名字,在每天早晨重複地把陽光剁碎,重複地受傷然後癒合,重複地讓自己成為世界裡一個好看的眉角。

 那些曾經看似傷痕的疤,經過歲月的洗滌後,變成一把鑰匙,讓你繞了一圈打開背後的門,發現自己的幸福。


張西明銳的觀察,理性的反思和細膩的文字,觸動了我。


Tuesday, June 27, 2017

公園日常

兩位婦人在步道上,邊走邊討論昨天吃茶樓點心的經歷。右邊那位細數當時點了兩籠燒賣、兩籠蝦餃、兩籠炸春捲……

 “每樣我們都會點兩籠,超不多10幾樣,付了70多塊。”

 “是哦,那天也和XX吃點心,我們也叫了好多,吃到很撐,最後付了90多塊。”

 點心對話消失後,走著走著又聽見前方三位婦人討論著吃菜餚的深切感受。

 “哇,那碟菜很辣,辣到飛起來……”

 好想打岔,我被你們堵著步道,飛不起來。

 不過,一大早被你們勾起食慾,看來今天大陰天,適合以美食療愈心情。


Friday, June 23, 2017

早起

不知何時開始,已經變成早起的生物。

以前就算半夜醒了,也會繼續賴床或繼續睡到天亮,等陽光從窗簾投射進來,才捨得爬起身。那時8點多起身,對11點上班的人而言還算早。

鬧鐘設定從一開始的8時,到7時30分,最近更推前到7時,可是往往還沒到7時就已經在床上打滾好一段時間了。

有時可以聽見清真寺傳來的誦經聲,知道一些人已經開始一天的生活,有時聽到鳥吱吱喳喳地聲音,就知道大地已經甦醒了。

今天清晨6點多被雨滴聲吵醒,這樣的溫度和氣候是很適合窩在被裡,繼續見周公的,只可惜我這命賤的人沒辦法多睡,只得抹黑爬起身。

既然雨天,沒辦法到公園,就放慢速度煮水,做個熱身操,然後來一段冥想,邊吃個麥片谷糧邊看一段網課短片。

直到8點多,朋友上班前告訴我,雨早已停了,我就帶著手錶出門。下過雨的公園有點濕嗒嗒,空氣充滿著水氣,樹葉像洗了澡,特別蔥綠。整個公園只有一位晨運客,在走道上和她擦肩而過時,到了個招呼。很舒服的,繞著圈圈走。有時保持覺察力,有時放縱讓思緒飄到很遠的地方。

走了超過30分鐘,也超不多喚醒全身的細胞,和大樹們道別。回到家,又開始第二輪的早餐,3片土司麵包。接著,開電腦上網回复留言和瞄一下今天的股市情緒,接著就開始掃地、抹地、沖涼、洗衣、煮飯。

當飯菜煮好吃飽,把洗好的衣服掛起來,再接待一下今晚要暫住的朋友。一切的一切完成後抬頭一看,竟然才不到1點多,還有時間回來部落格老家寫一寫東西,在臉書和新朋友吹吹水。最重要是還有一整個下午讓我可以好好地沉思,寫稿,做功課,看書和逛臉書。

早起所給予感受,竟是如此美好。原來夜貓子的生活已經成為過去,取而代之的是早睡早起的生活。這種早起的獨處時光,有種幸福感湧入心頭。這不就是多年前,我渴望老去時可以過的日子嗎?我提前享受這種幽靜自在的生活,雖然每週可能只有那麼一天或兩天,已經很滿足了。

為自己準備的一頓簡單午飯,吃得很有小確幸的感覺

Sunday, May 28, 2017

猫事

星期三,屋外出现了一只非常可爱的小猫咪。毛发色调很协调,就连平日不爱猫的屋友也会多看它几眼。

未尝尽人情冷暖的小猫,见到人都会趋前露出楚楚可怜无辜的样子,还会设法跳进屋内像主人家一样巡视业务。它完全不像另一只凶猫处处提防,不会随便进别人的屋子。

隔天早上,打开门准备步行到隔壁街的草场晨运,小猫也跟在我身边。我越过马路,它也尾随,有种陪伴的感觉。

当我走在小巷子时,它有些迟疑了放缓脚步,因为已离开它熟悉的范围。不过,它想想后还是很信任我的,继续往前跟着我。

我们漫步走到隔壁街,它发现景象不对劲,停下脚步东张西望。我没停下脚步,只是频频回头望,希望它不会停在路中间,希望那位每天边洗车边吹口哨的安哥会收留它。我在确定安哥发现它的踪影后,就决定放手不理了。

这两天如常晨运,它都没出现在屋外,也没有在隔壁街,相信应该安好地被留在某人家中,慵懒地睡觉。我如此希望着。


第一眼是如此的可爱

有很蓬松的长尾巴

我们只能望着彼此的过去

慵懒地趴着,准备眯起眼睡觉

Wednesday, April 19, 2017

古物floppy disk之联想

上班前,瞄见书柜上的一盒diskette,忽然很想知道里面储存什么资料。于是,把它带到公司,让公司老旧电脑的floppy A drive解读它。

到底floppy disk是几时被淘汰,同事也没印象。不过,从众多diskette发现其中一张是到内陆税收局电子报税时取得的,那可以推算它应该是在2007年被淘汰。

没想到,这10年间,数码储存容量从1.44MB激增到可以存储Triilion的容量,科技的发展速度有时真让热咋舌。




顺利把diskette内的资料转移到usb里。原来存储了好多文件资料,有毕业论文、信件、涂鸦的文字和论坛留言内容,这些文件历史起码都有十几年,有的内容几乎遗忘了。

还记得当年,网络及软件的开发还不健全,中文字常常会出现乱码。这次有部分文件也因为编码问题,完全无法解码,只好让它永远沉睡在岁月里。

在众多文章当中,好多看了很想毁尸灭迹,写得太惨不忍睹了。后来,发现以下这篇还可以见人,顺便分享。

看回以前的文章,觉得自己完全没有享受过最青春的岁月,那时的自己很宿命,很哀愁,内心住着老人,没有年轻的感觉。

还好这10几年时光,人会改变。现在的自己,对很多事开始可以坦然,可以一笑置之,不会再为不关紧要的事纠结,不会再为无法想透的人生议题费神伤脑筋。

现在每天起身,可以看到天亮,看到树在,花在,人在,猫在,心情不自觉轻松起来。也许,这就是岁月给人的礼物,我还蛮喜欢的。


来看26/27岁的思想和文字,也许你会庆幸自己曾开心地度过青春岁月。

******************************************************************

我?

站在门前看着雨哗啦哗啦滑落,心中莫名悸动。雨声不是没有听过,小时候多期望每天都是雨天,只是现在的自己已选择听不到。这也许是处在窒息的空间太久,竟然忘了最初的感动。不知为何,在放缓脚步后,忽然惊觉生活像断了线的风筝,茫无目的地任流动的空气摆布。

有时努力遏制自己不要再随波逐流,企图把自己的脚步凝固在急流的河水中央。期望在那短暂的喘息中,可把时间凝固,重整自己的步伐。我不曾想过要放弃自己,也不曾停止思考自己的人生图谱会是怎样的风景。偶尔看着餐桌下的猫儿,总觉得自己不如它们,只顾着生活而忘了自己的存在。

我每天的忙碌,也代表着人类没有停止过工作。我冷眼看着自己的躯体逐渐萎缩,看着自己与众人类一样忙碌的生活,为了三餐,也为了更好的生活。我望着自己忘记生活的本质,却无助的思索如何把自己从深渊中救出。也许有一天我真的逃离人类自己设下的迷宫,我已不属于人类的一份子。

我应该记得自己还是基本的一个人,懂得思考的人。我岂能如此轻易满足现有的状况,有了工作、车经济基础等生活条件后似乎不想前进?当初对生活充满热诚的自己是不是成为历史?

曾经还是大学校园的一分子时,心里的预感告诉自己,一旦时间过了而身份也换了,校园可能就不再容纳小小的我。如今我一个人(依旧一个人)偶尔坐在校园的一个角落,望着熟悉的环境时,才发现不是校园不再接纳离开的我,而是我自己已渐渐把它留在过去的记忆中。身份固然限制了我的行动,更重要是我自己已放弃了环境。

我一直单纯地以为自己懂得“变化”是永恒不变的事实,发觉自己原来似懂非懂。明明景物依旧,为何已经成为局外人?我只记得我还在急流中,不管我多努力站稳脚步,最后还是徒然,我顺着洪流的方向流去。我现在只能任风把我吹到一个驿站,在那里将是我重新开始的一个起点。生命像经过稠密的安排,我只好相信命运。


雨最终还是停了,思绪也被逼拉回现实。我通过时光隧道回到充满霉味的空间。屋外来往的车子渐少了,整个城市已被黑夜笼罩。我看见自己的样子折射在窗口的镜面上,互相凝视着对方。这瞬间,寂寞遇上了孤独,而生命也同时与生活首次碰头。寂寞在喧哗中发现自己的存在,孤独在无人的时候感叹人生;生活在此时此刻变得脆弱,生命在时间中发现流逝。


Monday, April 17, 2017

信任与理解

昨天和友人深聊有关与人的沟通问题。我最初认为,沟通的问题源自于两个性格迂回的人和对待事情的处理方式极大差异,这两个元素会衍生沟通问题。

友人说,人的关系建立在信任,有了信任就可以客观,可以理解对方的行为包括看起来不理性的行为,可以不带自己的偏见去接纳对方的行为。

这句话有值得深思的地方。整理后,我觉得个性和处理方式还真的不是核心问题。曾经和骨头吵架,当时我们也属于有话直说的人,说出来后反而沟通breakdown。什么直线人与曲线人,或直线人与情绪人也都不是关键。

问题应该出在“理解”,双方都觉得对方应该理解“我”,但发现对方的反应与自己不符时,就出现了沟通上的失调。为什么我们会有意无意地对别人有这样预设立场的期待?而“我”到底又是什么?

在人生的最初20年,“我”得到的家庭教育是家是讲道理的地方,和关系最亲密的家人都是通过讲道理维系的。如果遇到无理取闹或闹情绪者(不管是否父亲肚子饿乱发脾气),都会被其他家人言语上围攻,身分在家是不重要,有理就有爱,道理=爱。因为这样的家庭教育背景,以致后来都用道理或尝试理性解决问题,没办法理解身边的人遇到问题会有很多情绪反应,也无法用很温暖有爱的方式给人认同或支持,衍生不必要的代沟和沟通问题。一心觉得只要问题解决,什么烦恼都没有,忘了人是需要同理需要温度。

回想后来的20年来,和不同的人相处,偶尔都有沟通breakdown的问题。在处理沟通问题,经历过4个阶段,第1阶段是逃避和渐渐疏远感觉与自己理念不一样的人;第2阶段尝试解释自己的想法,如果对方不愿意听就让时间解释一切;第3阶段尝试跳出“我”的框框,试着理解对方的想法,如果还是沟通不良,毕竟尽了力就拉倒;第4阶段抽离自己,以第三者的角度跟对方分析整件事,让双方都能客观起来。虽然第4阶段,看起来是比之前3个阶段有效果,可是很费心力。

一直以来,我感兴趣都不是外在物质,而是观察环境,观察人的言行举止,观察世界,尝试解读人性和事情,后来发现我只是在自己的小格局里看世界。就算学很多的知识,到最后那只是外在技巧,对个人的成长没有多大帮助。思维还是在原地踏步,还是没有摆脱用道理或超理性解决问题,沟通问题一样会浮现。

近两年,接触到心灵成长观念,发现很多外在的问题,都是源自内在的自己及被很多限制信念限制了。就如开车时,对前方车子行驶缓慢阻碍你的去路而不耐烦按汽笛,其实对方的慢反射你内心的急躁,问题不在于对方,而是自己的内心。如果你觉得对方无法理解你,其实是反射你自己也不理解自己,而把“理解”的责任加诸在眼前人的身上。

目前感觉进入第5个阶段,如果发生问题(不管是沟通问题或生活琐事问题),会尝试观照内心的自己,因为问题一定出在内在的自己,而不是外在。看看内在的自己,哪个部分没有得到疗愈,而不自觉把自己的问题投射到别人身上。

现在的自己尝试不替自己辩解,也尝试不去解读别人,而是把所有焦点和重心拉回内在的自己,只有净化自己黑暗的部分,疗愈内在孩子,那外在的呈现自然会是平和和平衡的。

自我剖析的好处是可以更清楚看到自己,我想人生的功课不是去追求成功,而是如何做更好的自己,笃定自己,相信自己。

感谢那些曾经与我沟通不良的人及生命中出现过很多的考验事件,虽然它们都以让人不舒服的方式出现,但绕过背后,发现这些都是让人成长的契机。抓住了,就有得到。


Saturday, March 25, 2017

剪发

终于把快及肩的头发给剪了。

一坐在理发椅上,就跟理发师发了一道指示,“剪短头发”。

理发师笑了,“怎么不留长?”

“发尾很翘,找了城内理发师修剪,对方不肯帮我剪短,只修平而已,只好再找你剪短。”

理发师说,“有些人未必适合长发,看起来没有精神,你也比较适合短发。”

在这3月份,爽快地把留了快半年的头发剪短,少了烦恼丝。

回想,留发的次数真不多,中小学时期都是短发,中学校风严谨,规定头发不能超过耳朵3寸,常年都是平装。

中六换了另所不严格的学校,同学都纷纷留起长发,我也跟着热潮第一次留长发。当时流行阿妹的发型,学人剪了层次的发型,剪完后像一副狮子头,后来索性绑起马尾。

升上大学后,没时间打理头发,恢复短发。在毕业前忙着论文,头发又悄悄地长长,最近看回十几年前的旧照,当时头发已及肩,看起来没什么精神。

工作后,更没时间打理头发,索性剪短。每3、4个月定期找同一理发师剪发,基本上发型也不用什么变化,只要短就符合我对发型的要求,十年如一日的发型。

直到去年,在寒冷的异国发现有长发披肩御寒多好,才继续让头发慢慢生长。每次照着镜子发现自己披头散发,没有人样,最终还是狠心剪了它。

虽然有时很羡慕别人的美发,但一想到这都是花时间和金钱筑成的,就打消念头。我还是宁愿干净利落地的短发,就算不梳头发出门,也还能见得人。

头发,不为谁留,也不为谁剪。只为自己。


Friday, February 10, 2017

餐桌之选

午餐时间走进素食馆,捧了饭走到后面的堂用部,发现每张桌子都有人,只能和人共桌。

仔细环顾,剩下3个大桌分别坐了一个吃饱饭后翻报纸的安哥、两个在聊天的安蒂和一个在滑手机的上班族。

我站在门口处好几秒,大家似乎感觉到我的存在,有所动作。靠近正门口的安哥用眼角扫了我一眼,面向着我的安蒂直视我,右边的上班族头抬了一下,然后维持滑手机的姿势。

我往内走了一步,排除掉安哥那一桌,尽管他样子看起来和蔼可亲。当我下意识走向安蒂那一桌,就在要坐下来时,忽然改变主意转身折返,到上班族前坐了下来。

吃着饭时,就回想自己为何有如此怪诞的行为。后来能够分析的,大概是安哥在翻报纸,担心报纸的墨粉会溅到饭内;至于安蒂,怕坐下来吃被迫听她们两人在聊别人的八卦,影响食欲。

此时,能让我安静吃顿饭的,竟是边玩手机边吞饭的上班族。虽然觉得他太不尊重自己的午餐,但因为他滑手机不会发出声音干扰他人,变成我心中的最佳同桌人。

他吞一口饭,边咀嚼就边滑手机,等咀嚼完了再吞一口饭。唉,人已经把手机提升到比食物还重要的地位。反而我这反潮流的人,有时独自外出吃饭,都不带手机出门,总觉得手机就算有再重要的内容,都不比静静吃顿饭重要。

~~~~~~

没想到,一进来就已经2月的10号了。其实每一天要写东西绝对有的,灵感随时闪现,然就是没这时间打开部落格,好好坐在电脑前写。总有一些事情陆续进来,下一秒就忘记要记录了。

曾经很荒废时光很慵懒地过了很长的日子,而近一两年似乎都在左手忙完事情,右手又有新东西进来,但都与赚钱无关的事。有时回忆起来,才不久的事却感觉很久远了,证明这日子是有多“充实”。

最近几个朋友过来寄宿,心里还担心他们会占用我仅有的时间,还好他们只是晚上才出现,我还是可以拥有完整的周假,可以安静做些事。

我太需要独处了,但2月是社交月和聚餐月,无法好好沉淀自己,只能期待3月的到来。








Friday, January 06, 2017

兴趣遗物

年末大扫除,是很多人的噩梦,也是我的梦魇。明明去年抹得干净的家具、墙角、细缝,此刻已经积累厚实的尘,而要把每一件物品及每个角落抹干净是费时又费力的事。大扫除,有时像是希腊神话里的西西弗斯在陡峭斜坡重复推着巨石,很无望。

今年已拿定定主意如往年不大扫除,只是进行每周的打扫工作,那些隐藏的灰尘就眼不见为净,让它继续生生不息。

今早坐在书桌前,就闻到一股腐化的味道,像是壁虎或某些小动物不堪寂寞自杀,临死前还留下伏笔,让我去寻找它们的踪影。既然已经被挑战,只能应战。

开始时,对着凌乱书桌、书桌底下一堆盒子及杂物,以及被物件掩盖的书架发愁,到底要从何时开始着手。

在拿不定主意时,瞄到桌上快看不到样子的相框。相框里有着我和她的合照,照片记录着我曾有过的美好青春,每回凝视着照片,仿佛自己还是那个乳臭未干的大专生。好吧,就先抹干净相框,以示对她对已逝的青春一份尊重。

开了一个头后,接下就忘我地整理和抹灰尘,干净水变骇人的污水,重复更换水,垃圾袋也开始慢慢涨满,一袋满了又另一袋,等回过神已经接近午餐。那一刻才发现手指一直沾水都皱了。皱了也好,证明曾努力地大扫除过。

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架菲林SRL相机。
整理时发现,里面竟然还有2003年去台湾公干拿到的名片。
多遥远的事情。

午饭后,在仔细看整理的进度,太龟速了。基本上,我只是把旧物拿出来,若有灰尘就抹一抹,然后再仔细端详回忆一番,接着就放回去。真正毫不犹豫丢弃的,大部分是物品的包装,原来我都留了好几代手机的盒子、打印机盒子、杯子的盒子、无数个快递的封套、网购的包装、收据、耗尽的电池、过期的药物……

那些有记忆点的东西,都被我一一地放回原位,只是摆正它,让它看起来不会凌乱如此而已。这是大扫除吗,我也开始怀疑起自己。

曾经投入很多心思和时间经营的兴趣,在这次整理中一一浮现,似乎在提醒我是多么的花心,为何可以说放弃就放弃,可以遗忘就遗忘。

其实都没忘记,只是那属于过去的自己。最先勾起回忆的是那黑色相机袋,高中时废寝忘食地背着它到处游走寻找拍摄地方,一直到5,6年后遇人不淑,还回时已经来不及道别。后来有一阵子都不碰相机,一来初期的数码相机像素很差,二来已经过了到处摄影的年龄。

接着是一些书信和卡片,在那个没有网路的年代,手写是唯一能表现诚意的管道。曾经好几年沉迷于写信,什么生活小片段都写在信纸里,也许淡而无味,但写的人却津津乐道,深怕少写一些细节,别人会无法了解自己。

除了书本,卡带算是最占位的物品。我的年代不是黑胶,也不是CD,而是卡带。曾经有朋友问,到底我有多少个录上节目的空卡带,我都会说不是很多。今天既然替卡带换新盒,也顺便点数一下,结果是194个,自己也呆了,印象中是不多啊。这也证明我曾经多么认真的听电台和认真的录音。后来卡带年代结束后,还买了空CD,只是那时已经没有节目可以让我录了。

曾经很勤劳地用空卡带录电台节目,如今翻录成Mp3后,几乎可以退场。
不过,我还是替它们换了新盒子,让它们住得舒服点。
卡带年代结束后,就出现空CD。2000年后买了50张空CD,现在还留下不少。
    还有那把吉他,一直被我搁在房间某个角落,直到最近朋友提醒,那个角落是财位,我才敢触碰它,让它躺到另一处。现在回望,在最难熬的中六,同学都在苦读拼大学的时刻,我竟然过得最充实及深刻的。我有吉他、相机、电台、书信、书本的陪伴,走完带苦涩的日子。

后来离乡背井,到了城市念书,很多兴趣都被迫搁置了,也恰好给了很好的理由让它们退场。这次整理时,找到唯一一本物理书,不舍得丢弃,担心会一并把那三年的记忆也给丢弃了。

竟然还留着当初到大学报到时的文件袋。

在职场工作后,从陶冶心情的兴趣逐渐转移到知识性的。收拾时,发现一袋的艾条,那应该是职业病常导致身体酸痛,加上身体虚需要温灸。那时研究起拔罐、刮痧、骨伤推拿,也买了一些工具,如今都躺在灰尘堆里。后来,学中医更留下一堆的书和资料,丢也不是,只能放回原位。

再后来,认识喜欢袜娃的朋友而接触,为了送人就玩起袜娃,一直到发现对方根本没要,加上针线很耗眼力,也是时候say goodbye。如今还有好多对袜子和棉花,该继续雪藏。

手作生涯结束后,就告诫自己不要再玩手艺,因为有一句话“穷人学手艺,富人学理财”。是的,那时开始转换跑道,自学起玩股票。杂物堆里的一大叠资汇报和资本投资周刊,不舍得丢,因为都是当时心情低落时的精神粮食。

同事或朋友出国送的手信,已经满满一盒。
丢了其中一块泰国的香皂。
在这个有回忆,那个也不能丢的情况下,晚餐后决定停止整理,实在没多大绩效。明明昨天才打扫干净,今天又要重新抹地,真是自找的。忽然脑袋清醒过来,为何今天要如此折磨自己!对,就是要找那个腐化味道,可是整理后什么都没发现,而且好像没味道了。

难道早上闻到的不是肉身腐化的味道,而是兴趣遗物留下的腐蚀味。看来它们是要提醒我这个主人,适时关心一下它们。毕竟在我这独行者的时光里,它们都曾占一席之位。它们的出现和退场都在对的时间,在我最需要它们的时刻。我不能遗弃这些时光。

如今兴趣已经不需要实体物件,兴趣遗物应该不会再添多,那我就安心地让这些遗物继续陪我更长的一段时间,直到再也不再眷念过去。


桌位快被杂物包围,形成一个堡垒

整理后,也许看照片几乎没太大差别,
不过已经让物件回到它们应有的位置。
昨天的午餐,奖赏打扫房屋的自己

今天的午餐,慰劳一下手皱腰酸背痛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