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19, 2017

古物floppy disk之联想

上班前,瞄见书柜上的一盒diskette,忽然很想知道里面储存什么资料。于是,把它带到公司,让公司老旧电脑的floppy A drive解读它。

到底floppy disk是几时被淘汰,同事也没印象。不过,从众多diskette发现其中一张是到内陆税收局电子报税时取得的,那可以推算它应该是在2007年被淘汰。

没想到,这10年间,数码储存容量从1.44MB激增到可以存储Triilion的容量,科技的发展速度有时真让热咋舌。




顺利把diskette内的资料转移到usb里。原来存储了好多文件资料,有毕业论文、信件、涂鸦的文字和论坛留言内容,这些文件历史起码都有十几年,有的内容几乎遗忘了。

还记得当年,网络及软件的开发还不健全,中文字常常会出现乱码。这次有部分文件也因为编码问题,完全无法解码,只好让它永远沉睡在岁月里。

在众多文章当中,好多看了很想毁尸灭迹,写得太惨不忍睹了。后来,发现以下这篇还可以见人,顺便分享。

看回以前的文章,觉得自己完全没有享受过最青春的岁月,那时的自己很宿命,很哀愁,内心住着老人,没有年轻的感觉。

还好这10几年时光,人会改变。现在的自己,对很多事开始可以坦然,可以一笑置之,不会再为不关紧要的事纠结,不会再为无法想透的人生议题费神伤脑筋。

现在每天起身,可以看到天亮,看到树在,花在,人在,猫在,心情不自觉轻松起来。也许,这就是岁月给人的礼物,我还蛮喜欢的。


来看26/27岁的思想和文字,也许你会庆幸自己曾开心地度过青春岁月。

******************************************************************

我?

站在门前看着雨哗啦哗啦滑落,心中莫名悸动。雨声不是没有听过,小时候多期望每天都是雨天,只是现在的自己已选择听不到。这也许是处在窒息的空间太久,竟然忘了最初的感动。不知为何,在放缓脚步后,忽然惊觉生活像断了线的风筝,茫无目的地任流动的空气摆布。

有时努力遏制自己不要再随波逐流,企图把自己的脚步凝固在急流的河水中央。期望在那短暂的喘息中,可把时间凝固,重整自己的步伐。我不曾想过要放弃自己,也不曾停止思考自己的人生图谱会是怎样的风景。偶尔看着餐桌下的猫儿,总觉得自己不如它们,只顾着生活而忘了自己的存在。

我每天的忙碌,也代表着人类没有停止过工作。我冷眼看着自己的躯体逐渐萎缩,看着自己与众人类一样忙碌的生活,为了三餐,也为了更好的生活。我望着自己忘记生活的本质,却无助的思索如何把自己从深渊中救出。也许有一天我真的逃离人类自己设下的迷宫,我已不属于人类的一份子。

我应该记得自己还是基本的一个人,懂得思考的人。我岂能如此轻易满足现有的状况,有了工作、车经济基础等生活条件后似乎不想前进?当初对生活充满热诚的自己是不是成为历史?

曾经还是大学校园的一分子时,心里的预感告诉自己,一旦时间过了而身份也换了,校园可能就不再容纳小小的我。如今我一个人(依旧一个人)偶尔坐在校园的一个角落,望着熟悉的环境时,才发现不是校园不再接纳离开的我,而是我自己已渐渐把它留在过去的记忆中。身份固然限制了我的行动,更重要是我自己已放弃了环境。

我一直单纯地以为自己懂得“变化”是永恒不变的事实,发觉自己原来似懂非懂。明明景物依旧,为何已经成为局外人?我只记得我还在急流中,不管我多努力站稳脚步,最后还是徒然,我顺着洪流的方向流去。我现在只能任风把我吹到一个驿站,在那里将是我重新开始的一个起点。生命像经过稠密的安排,我只好相信命运。


雨最终还是停了,思绪也被逼拉回现实。我通过时光隧道回到充满霉味的空间。屋外来往的车子渐少了,整个城市已被黑夜笼罩。我看见自己的样子折射在窗口的镜面上,互相凝视着对方。这瞬间,寂寞遇上了孤独,而生命也同时与生活首次碰头。寂寞在喧哗中发现自己的存在,孤独在无人的时候感叹人生;生活在此时此刻变得脆弱,生命在时间中发现流逝。


3 comments:

Lili Chow said...

企业替员工呈报PCB的方法只有两种;一种直接到税务局柜台,用支票或现款缴付;另一种通过指定银行,下载税务局的软件后,每个月更新资料存档在Floppy Disc,连同表格和支票一起交上去。一共需要至少两张Floppy Disc可以交替使用。2015年我找遍全天下,很珍贵的找到一盒Floppy Disc和External reader.这种已被淘汰的科技,刚开始连老板都不信。

Anonymous said...

那一天面对你老去的脸
我看到的是你未变的容颜
一悲一喜 一枉然
一草一木 一红颜

瓶子

懶蟲 said...

哈,你老闆還活在過去,市面上應該都找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