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25, 2012

濕地行

國家動物園在過去10年內,去過至少有3次,覺得那裏的動物毫無生氣,缺乏吸引力。

這次選擇去paya indah wetland,主要爲了這鎮館之寶-河馬。

剛到河馬池是,這兩隻河馬忽然馬上轉身走了,我們急得在原地呼喊。不過它們走到不遠處就停下,接著發生了尷尬的事情——河馬跑去尿尿大便了。


哈,解決了二急后,其中一隻河馬就馬上回到我們的面前,直接張開大嘴,嚇壞我們。我們也好像三八佬,第一次近距離看河馬,被它那怪趣的動作所娛樂。

還好準備了9粒木瓜,咚,木瓜順利投進河馬的大嘴巴里。


哦,顧着喂饞嘴的河馬,忘了旁邊的小河馬。它被忽略,很無趣的在旁自己啃起干葉子,怪可憐的樣子。索裏里,還好最後有察覺你的無聲抗議。

好啦,河馬吃飽了都回到湖內,只露出兩隻眼睛,感覺像驅逐我們離開。那只好轉移到後面的鶴和鵝池。

說真如果沒有看到鶴和鵝,還以為是廢池,因為水的顔色有夠污濁。就在我們対池水評頭論足時,兩隻鶴擕伴游著,橫渡對岸,到草地后再拍拍沾滿白羽毛的污迹。


離開那裏,轉區下一站,鰐魚池。池好大,還沒靠近圍欄時,只是隱約見到兩三條鰐魚躲在水裏。不過看清楚后,發現每個水面上出現的小漣漪,下面都應該有一隻生物。


鰐魚讓人沒胃口,還是走去對面的蓮花池,感覺比較祥和些。鴨子成群在池上游泳,多讓人羡慕的畫面。


蓮花池旁有片迷妳竹樹,有好多自由走動的鵝、鴨子。它們很合群,而且有秩序的,一個跟著一個的從竹林走到蓮花池,真是賞心悅目。


在迷妳竹林中,有隻鴨子品種,真的讓人看了很多問好。為什麼它的臉上那么多紅色的痘痘?
感覺就像阿妹演唱會,忽然看到穿著大紅色衣服及造型的阿密特現身一樣,嚇人。


雖然濕地很大,但能够讓人停留的點并不多,大概1小時半就可以拍拍屁股離開了。

也許當年被指白象計劃,却是有根據。




Tuesday, March 13, 2012

墓园



那天来到宽阔且风景极美的墓园,心里有说不出的平静,可能是环境幽美及寂静所致。当时,确实觉得人死后能下葬在这里,也是一种福气。


来到墓园总会勾起很多记忆,想起祖父的墓地,想起课室百叶窗望到的墓园、想起半夜经过的墓园、想起那年参观过的各宗教墓园、想起二战后的墓园、想起三五成群地结伴参加义山行……


也许很多人会害怕墓园的阴森,但我却觉得墓园是充满生机的地方,树木花草特别蓬勃。


从墓园离开时,心里已经打定主意,若以后有机会到台湾,一定要去雨生园拜祭这位英年早逝的音乐天才。也许没有机会看到他现场唱歌,但这些年都有他的歌陪伴,觉得他好像不曾离自己太远。


最近看到“动地吟”首次公演选择在墓园举行的消息,真的蠢蠢欲动。那墓园葬着我欣赏的本地诗人-游川。


10几年前的动地吟看到他豪迈地吟诗的声影,以及听着他那一针见血的小诗会心一笑的一幕。如今少了游川,动地吟似乎变成纪念日,但希望自己不会错过,因为不知道下一场动地吟又会少了谁,或是下一场动地吟须隔了多少年才再举行。


墓园,真的不可怕。它,让人思念及缅怀过去的地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