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27, 2017

記憶待翻面

水星逆行期間適合回憶過去,隨手拿張卡帶放進收音機,讓時光倒帶回到90年代。今天選了4張女歌手的專輯,讓非高清的聲音流動着,當工作的背景音樂。

聽見能抓住聽覺的歌,就停下來翻找歌簿。今天被A面第5首的《愛河》這首歌吸引住了,翻了歌簿,詞曲一欄出現他的名字,謝繼麟。再翻找整個歌簿,後頁有他的留言。短短幾段話,彷彿看到他日常說話很酷的樣子,簡短扼要,然後轉身離去,留下錯愕的人。人走了,吉他聲還在奏著。
謝繼麟~《逃傷》 

找了前年發行的紀念專輯,重溫他的歌,那些共事的片段又湧現。想著他,想到和他合唱《卸下翅膀》的吳旺慶近況,然後思緒跳tone想到還躺著的林金城、已神遊的遊川等動地吟詩人。

原本卡帶、激盪、動地吟……這些名詞靜靜躺在過去,沒想到卡帶卷軸一轉動,零碎的記憶串联起来,直到卡帶需要翻面。

《愛河》有一段歌詞,“其實愛情應該是一條河,載著戀人們的感動和溫柔,不管天各一方或是相廝相守,它永遠永遠不停的流不停的流。”時間,更像一條河不停的流,承載某個時間點相遇的人和事不斷往前流去,也許還能重逢,也許永遠天各一方。

記憶,隨著時間之河不斷流動,遇見了就細細咀嚼。沒遇上,就等待哪天翻面重逢。


卡帶之日


Monday, July 24, 2017

你走在我的時光裡

踏進曾經熟悉的客廳,試圖從擺設中尋找記憶中與你有關的一切,但掛在牆上的鐘已不一樣,那張你曾經坐著哭泣的沙發也已經不在,就連曾經散發某種香氣也消失。

你8歲和6歲的混血兒子從樓梯跑了下來,站在二廳窺探眼前這位陌生的臉孔,打了招呼後就自顧地玩起手中的平板遊戲。

小女兒帶著不穩的步伐尾隨著你出現在客廳。她靦腆地躲在你身後,偷偷望著我。你說,女兒總是遇見陌生人會斯文起來,平時可頑皮得很。我笑了,想起以前藍裙白衣的你,散發的是那種有魅力氣質外向型的,完全不是文質彬彬靦腆型,你女兒可像你呀。

你細說著,昨天7人同學會聚會的情景及他們的近況。我碰巧不得空沒出席,也交代你莫告訴他們我回來,你有些不解。其實心中有些膽怯出席這樣的同學會,不是害怕沒有話題交流,而是我現在的心理狀態只想往前看,還有很多事情等著我去探索,我沒時間停留在那個單純的過去,沒有心思去關心彼此間空白的時光。不過,我沒把話說出口。

我打趣說,如果是班長號召的大聚會,我就出席。有時看到別人在臉書上分享同學聚會的盛況,會想像若我們這十幾人的大圈子還能聚首,那該是多熱鬧的情景。你認真地說,等兩年後再回國時,一定會找到班長,再辦個大型的聚會,到時我不可以爽約。我隨口的建議,你卻認真了,我希望2年後你會忘記我的戲言。

畢業後沒有機會和藉口再到你家,後來的後來你已經成了他國媳婦,昔日的友誼像缺了一角。我也在時間推移中,漸漸地有不同的朋友填補友誼的空缺,不再想起中學的歲月。

這次坐在同一個客廳,聊起那年的點滴,當時沒有文字的記錄,很多片刻確實有些模糊了。不過,一些我還記得關於你的情景,而你早已經沒有任何印象。我心裡自問,我為何還收藏它,甚至放在心裡深處,也許曾經那麼喜歡你的貼心和信任。

我再次認真地端詳你的臉,把過去的你與現在的你重疊在一起。你淺淺的笑容已經告訴我,那年從你眼角掉下的淚水早已化作平凡的幸福。這就像剛看完張西《你走慢了我的時間》裡寫的其中一段話,
生命並不溫柔,也不會終其一生都荒蕪或華美,它以自己的名字,在每天早晨重複地把陽光剁碎,重複地受傷然後癒合,重複地讓自己成為世界裡一個好看的眉角。

 那些曾經看似傷痕的疤,經過歲月的洗滌後,變成一把鑰匙,讓你繞了一圈打開背後的門,發現自己的幸福。


張西明銳的觀察,理性的反思和細膩的文字,觸動了我。


Tuesday, June 27, 2017

公園日常

兩位婦人在步道上,邊走邊討論昨天吃茶樓點心的經歷。右邊那位細數當時點了兩籠燒賣、兩籠蝦餃、兩籠炸春捲……

 “每樣我們都會點兩籠,超不多10幾樣,付了70多塊。”

 “是哦,那天也和XX吃點心,我們也叫了好多,吃到很撐,最後付了90多塊。”

 點心對話消失後,走著走著又聽見前方三位婦人討論著吃菜餚的深切感受。

 “哇,那碟菜很辣,辣到飛起來……”

 好想打岔,我被你們堵著步道,飛不起來。

 不過,一大早被你們勾起食慾,看來今天大陰天,適合以美食療愈心情。


Friday, June 23, 2017

早起

不知何時開始,已經變成早起的生物。

以前就算半夜醒了,也會繼續賴床或繼續睡到天亮,等陽光從窗簾投射進來,才捨得爬起身。那時8點多起身,對11點上班的人而言還算早。

鬧鐘設定從一開始的8時,到7時30分,最近更推前到7時,可是往往還沒到7時就已經在床上打滾好一段時間了。

有時可以聽見清真寺傳來的誦經聲,知道一些人已經開始一天的生活,有時聽到鳥吱吱喳喳地聲音,就知道大地已經甦醒了。

今天清晨6點多被雨滴聲吵醒,這樣的溫度和氣候是很適合窩在被裡,繼續見周公的,只可惜我這命賤的人沒辦法多睡,只得抹黑爬起身。

既然雨天,沒辦法到公園,就放慢速度煮水,做個熱身操,然後來一段冥想,邊吃個麥片谷糧邊看一段網課短片。

直到8點多,朋友上班前告訴我,雨早已停了,我就帶著手錶出門。下過雨的公園有點濕嗒嗒,空氣充滿著水氣,樹葉像洗了澡,特別蔥綠。整個公園只有一位晨運客,在走道上和她擦肩而過時,到了個招呼。很舒服的,繞著圈圈走。有時保持覺察力,有時放縱讓思緒飄到很遠的地方。

走了超過30分鐘,也超不多喚醒全身的細胞,和大樹們道別。回到家,又開始第二輪的早餐,3片土司麵包。接著,開電腦上網回复留言和瞄一下今天的股市情緒,接著就開始掃地、抹地、沖涼、洗衣、煮飯。

當飯菜煮好吃飽,把洗好的衣服掛起來,再接待一下今晚要暫住的朋友。一切的一切完成後抬頭一看,竟然才不到1點多,還有時間回來部落格老家寫一寫東西,在臉書和新朋友吹吹水。最重要是還有一整個下午讓我可以好好地沉思,寫稿,做功課,看書和逛臉書。

早起所給予感受,竟是如此美好。原來夜貓子的生活已經成為過去,取而代之的是早睡早起的生活。這種早起的獨處時光,有種幸福感湧入心頭。這不就是多年前,我渴望老去時可以過的日子嗎?我提前享受這種幽靜自在的生活,雖然每週可能只有那麼一天或兩天,已經很滿足了。

為自己準備的一頓簡單午飯,吃得很有小確幸的感覺

Sunday, May 28, 2017

猫事

星期三,屋外出现了一只非常可爱的小猫咪。毛发色调很协调,就连平日不爱猫的屋友也会多看它几眼。

未尝尽人情冷暖的小猫,见到人都会趋前露出楚楚可怜无辜的样子,还会设法跳进屋内像主人家一样巡视业务。它完全不像另一只凶猫处处提防,不会随便进别人的屋子。

隔天早上,打开门准备步行到隔壁街的草场晨运,小猫也跟在我身边。我越过马路,它也尾随,有种陪伴的感觉。

当我走在小巷子时,它有些迟疑了放缓脚步,因为已离开它熟悉的范围。不过,它想想后还是很信任我的,继续往前跟着我。

我们漫步走到隔壁街,它发现景象不对劲,停下脚步东张西望。我没停下脚步,只是频频回头望,希望它不会停在路中间,希望那位每天边洗车边吹口哨的安哥会收留它。我在确定安哥发现它的踪影后,就决定放手不理了。

这两天如常晨运,它都没出现在屋外,也没有在隔壁街,相信应该安好地被留在某人家中,慵懒地睡觉。我如此希望着。


第一眼是如此的可爱

有很蓬松的长尾巴

我们只能望着彼此的过去

慵懒地趴着,准备眯起眼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