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21, 2017

我是股东


在平淡的日子,决定给自己安排不一样的事情做,也许可以带来新的灵感和刺激。

拥有股票好几年,从来没出席过股东大会,总觉得要等自己退休有时间才参加,免得年轻人和退休人士一起骗吃骗喝,看起来多没出息。

不过,这次股东大会就在住家附近的高尔夫球场俱乐部举行,勾起想去的念头。就这样带着有点期待又有点新奇的心情出席。

前往高尔夫球场俱乐部的沿路都是高级住宅区,一面开车一面想象如果自己也住在里面,打开门就看到一片绿油油的草坪,那是多写意的人生。

到了大会现场,登记柜台有好几个工作人员,他们都在忙着,我像刚出城的乡下人东张西望确认自己要去哪个角落登记。手续办完后,手腕套上条码带,就打算大步走进会场,但在门口被工作人员要求先扫描条码,再递给我一样东西要挂在颈项。

没想到股东大会那么严谨,我只好遵从指示。在会场里面,会议已进行5分钟,但场面有点冷清清,几乎一半的椅子都是空的。我选了角落坐下,然后仔细听他们的汇报。

当会议进行到一半,讲解要投票的事宜,我才恍然大悟,以为自己参加股东大会,原来是特别股东大会,要表决是否允许公司把之前发行ICULS债券筹获的大笔资金转换用途,用在最新的电子商务业务上。

那个挂在胸前的东西,原来是电子投票器,真的好孤陋寡闻。在限时内,就选择自己的选项,那一刻像在综艺节目观众投选心意歌手的画面。投票计算揭晓,99%赞成通过,然后大会就结束了。



整个过程不到45分钟,我严重估算错误时间,以为会议至少2个小时结束。最错愕是活动结束,司仪宣布大家可以在泳池旁用午餐,那时是10时45分。😄好早的午餐。

虽然不饿,还是要当一下贵妇,在高尔夫球场及泳池旁用午餐,让自己沉淀一下心情。离开时,经过网球场,有两组女人在打网球。在星期四上午打网球和高尔夫球,我想这些人都非福则贵。

常在书本看到一句话,你朋友的平均收入值就是你的收入水平。一个人能够成功,重要的不是懂什么道理,学问有多高,而是你认识什么人。这句话似乎有根据,至少从我身上看到,我的生活圈子在过去几十年都没多大改变,我就快被挤到下层的中产阶级,M型社会的缩影。

如果我要在退休时不愁米,还能游山玩水,那我应该要180度改变现有的生活模式和接触的人,不然就会被淘汰了。越来越觉得需要居安思危,躲在舒适圈会让人失去斗志。

借此文自我警惕,希望若干年再回望此文,已经有不一样的自己。




Wednesday, November 29, 2017

独善其身

中学时期没有参加过圣约翰救伤队,也没有参加红十字会,对心肺复苏法(CPR)急救停留在戏里嘴对嘴人工呼吸的画面。心里疑惑,呼出来的气不都是二氧化碳吗?输给伤者二氧化碳不是更快致命。

直到最近参与红十字会办的基本急救课程,才了解当中的道理。空气中有21%氧气,而我们吸进去只用了5%,其余16%的氧气会随着呼吸呼出去的。做人工呼吸时,不用担心呼出去的空气不够氧气。

纯粹好奇实际操作,抓紧机会尝试对着假人做了几次的按压胸口+人工呼吸,做完还挺累的。按压要有力度和速度,吹气也要费力气,而且唇沾到有点异味的消毒水,影响一天的味蕾。

假人被我吻,会不会复活起来

话说回来,尽管喜欢这些操作型东西,但都尽量不加入这些团体,不想被团体内很多条规限制,如必须操步,必须考试,必须维持出席率等。我单纯只想学东西,不愿被人限制行动和时间,最终只能舍弃。

以前到现在一直都是边缘人,有时学了新东西,自然会接触相关组织,每次发现组织/圈子内的人越是热情,越让我走得更快,没心思要和太多人有联系。

总喜欢独善其身,不涉足任何圈子,自由自在地学想学的,做自己喜欢的。这,虽然对社会没太大贡献,但忠于自己何尝不是一件需要学会的事。







Sunday, October 08, 2017

遇见师父

出席了《师父遇见音乐》讲谈弹唱会,被继程法师及周金亮合作谱的歌,加上年轻女歌者美声演出,触碰心里深处,把很多隐藏很好的情绪都勾勒出来,让自己有点措手不及。

平时没什么听佛曲,对佛法更是敬而远之。印象一直停留在年轻时家里播着《心经》和《大悲咒》,心里就会不舒服。后来因为工作偶尔要踏入佛堂,会不自觉排斥那种神圣的气场,感觉自己很邪恶,离佛法很遥远。

这一晚,虽然会被法师及周金亮的幽默弄笑了,但很多情绪不自觉随着歌曲起伏。其中第二首的《妈妈是菩萨》,歌声旋律一出来,我就被打败了,什么理性都消失。其中几段歌词“还没做妈妈的时候/对着镜子看笑容 /化妆时间两小时/做了妈妈後/化妆只剩十分钟/照顾宝宝最重要”,让我脑里很不得闲,像幻灯片一样闪过我的妈妈,也闪过好几位当妈妈的朋友。

 妈妈们经历过的苦难包括很无助地一人同一时间照顾几个小孩、孩子出事等事故,一直在脑里盘旋,情绪也跟着难受起来。还好后来的歌曲让情绪从悲伤中走出来,有被理解的释怀感、有感恩、有豁然开朗的感受都一一出现。

 音乐会结束后,反思自己的人生,虽然曾有过不美好的时光,但至少现在的自己是处于最佳状态,心里是喜悦及丰盛的。



Friday, September 29, 2017

诗经

中学时期,语文科是我的弱点,写作更是致命伤。没想到后来,书写变成我生存的工具。

死背名句精华及出处是念中文的梦魇,中五政府考试要考6年360个名句精华,简直是打击学生学习中文的喜好。

以前念书时留下的恶瘤,后来对古文古诗都避而远之,更别说去赏析诗词。

万万没想到,今天听关于《诗经》的课,竟然听得津津有味,这归功于讲师有趣的解说。他说,古人的诗短短28个字就囊括我们现代人可能需要费几百个字或几分钟短片才能表达的意境。生活中若懂得运用类似精简的文字,可以提升个人的中文掌握,也能让文字更有文采。

为了学以日用,尝试用浓缩版文字,描绘听一席课后对《诗经》的认知。     
            诗经无作者
            横跨数朝代
            成孔子教本
            代代可轻吟
           
传了给朋友看,朋友即时稍微修改,变得顺口,而且整个意境也跳脱出来。朋友的中文功力太深厚,至今只能仰望。我还要继续恶补中文。

         诗经无作者
         横跨数朝代
         孔子当教本
         轻吟千万代


Sunday, August 27, 2017

記憶待翻面

水星逆行期間適合回憶過去,隨手拿張卡帶放進收音機,讓時光倒帶回到90年代。今天選了4張女歌手的專輯,讓非高清的聲音流動着,當工作的背景音樂。

聽見能抓住聽覺的歌,就停下來翻找歌簿。今天被A面第5首的《愛河》這首歌吸引住了,翻了歌簿,詞曲一欄出現他的名字,謝繼麟。再翻找整個歌簿,後頁有他的留言。短短幾段話,彷彿看到他日常說話很酷的樣子,簡短扼要,然後轉身離去,留下錯愕的人。人走了,吉他聲還在奏著。
謝繼麟~《逃傷》 

找了前年發行的紀念專輯,重溫他的歌,那些共事的片段又湧現。想著他,想到和他合唱《卸下翅膀》的吳旺慶近況,然後思緒跳tone想到還躺著的林金城、已神遊的遊川等動地吟詩人。

原本卡帶、激盪、動地吟……這些名詞靜靜躺在過去,沒想到卡帶卷軸一轉動,零碎的記憶串联起来,直到卡帶需要翻面。

《愛河》有一段歌詞,“其實愛情應該是一條河,載著戀人們的感動和溫柔,不管天各一方或是相廝相守,它永遠永遠不停的流不停的流。”時間,更像一條河不停的流,承載某個時間點相遇的人和事不斷往前流去,也許還能重逢,也許永遠天各一方。

記憶,隨著時間之河不斷流動,遇見了就細細咀嚼。沒遇上,就等待哪天翻面重逢。


卡帶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