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23, 2017

早起

不知何時開始,已經變成早起的生物。

以前就算半夜醒了,也會繼續賴床或繼續睡到天亮,等陽光從窗簾投射進來,才捨得爬起身。那時8點多起身,對11點上班的人而言還算早。

鬧鐘設定從一開始的8時,到7時30分,最近更推前到7時,可是往往還沒到7時就已經在床上打滾好一段時間了。

有時可以聽見清真寺傳來的誦經聲,知道一些人已經開始一天的生活,有時聽到鳥吱吱喳喳地聲音,就知道大地已經甦醒了。

今天清晨6點多被雨滴聲吵醒,這樣的溫度和氣候是很適合窩在被裡,繼續見周公的,只可惜我這命賤的人沒辦法多睡,只得抹黑爬起身。

既然雨天,沒辦法到公園,就放慢速度煮水,做個熱身操,然後來一段冥想,邊吃個麥片谷糧邊看一段網課短片。

直到8點多,朋友上班前告訴我,雨早已停了,我就帶著手錶出門。下過雨的公園有點濕嗒嗒,空氣充滿著水氣,樹葉像洗了澡,特別蔥綠。整個公園只有一位晨運客,在走道上和她擦肩而過時,到了個招呼。很舒服的,繞著圈圈走。有時保持覺察力,有時放縱讓思緒飄到很遠的地方。

走了超過30分鐘,也超不多喚醒全身的細胞,和大樹們道別。回到家,又開始第二輪的早餐,3片土司麵包。接著,開電腦上網回复留言和瞄一下今天的股市情緒,接著就開始掃地、抹地、沖涼、洗衣、煮飯。

當飯菜煮好吃飽,把洗好的衣服掛起來,再接待一下今晚要暫住的朋友。一切的一切完成後抬頭一看,竟然才不到1點多,還有時間回來部落格老家寫一寫東西,在臉書和新朋友吹吹水。最重要是還有一整個下午讓我可以好好地沉思,寫稿,做功課,看書和逛臉書。

早起所給予感受,竟是如此美好。原來夜貓子的生活已經成為過去,取而代之的是早睡早起的生活。這種早起的獨處時光,有種幸福感湧入心頭。這不就是多年前,我渴望老去時可以過的日子嗎?我提前享受這種幽靜自在的生活,雖然每週可能只有那麼一天或兩天,已經很滿足了。

為自己準備的一頓簡單午飯,吃得很有小確幸的感覺

Sunday, May 28, 2017

猫事

星期三,屋外出现了一只非常可爱的小猫咪。毛发色调很协调,就连平日不爱猫的屋友也会多看它几眼。

未尝尽人情冷暖的小猫,见到人都会趋前露出楚楚可怜无辜的样子,还会设法跳进屋内像主人家一样巡视业务。它完全不像另一只凶猫处处提防,不会随便进别人的屋子。

隔天早上,打开门准备步行到隔壁街的草场晨运,小猫也跟在我身边。我越过马路,它也尾随,有种陪伴的感觉。

当我走在小巷子时,它有些迟疑了放缓脚步,因为已离开它熟悉的范围。不过,它想想后还是很信任我的,继续往前跟着我。

我们漫步走到隔壁街,它发现景象不对劲,停下脚步东张西望。我没停下脚步,只是频频回头望,希望它不会停在路中间,希望那位每天边洗车边吹口哨的安哥会收留它。我在确定安哥发现它的踪影后,就决定放手不理了。

这两天如常晨运,它都没出现在屋外,也没有在隔壁街,相信应该安好地被留在某人家中,慵懒地睡觉。我如此希望着。


第一眼是如此的可爱

有很蓬松的长尾巴

我们只能望着彼此的过去

慵懒地趴着,准备眯起眼睡觉

Wednesday, April 19, 2017

古物floppy disk之联想

上班前,瞄见书柜上的一盒diskette,忽然很想知道里面储存什么资料。于是,把它带到公司,让公司老旧电脑的floppy A drive解读它。

到底floppy disk是几时被淘汰,同事也没印象。不过,从众多diskette发现其中一张是到内陆税收局电子报税时取得的,那可以推算它应该是在2007年被淘汰。

没想到,这10年间,数码储存容量从1.44MB激增到可以存储Triilion的容量,科技的发展速度有时真让热咋舌。




顺利把diskette内的资料转移到usb里。原来存储了好多文件资料,有毕业论文、信件、涂鸦的文字和论坛留言内容,这些文件历史起码都有十几年,有的内容几乎遗忘了。

还记得当年,网络及软件的开发还不健全,中文字常常会出现乱码。这次有部分文件也因为编码问题,完全无法解码,只好让它永远沉睡在岁月里。

在众多文章当中,好多看了很想毁尸灭迹,写得太惨不忍睹了。后来,发现以下这篇还可以见人,顺便分享。

看回以前的文章,觉得自己完全没有享受过最青春的岁月,那时的自己很宿命,很哀愁,内心住着老人,没有年轻的感觉。

还好这10几年时光,人会改变。现在的自己,对很多事开始可以坦然,可以一笑置之,不会再为不关紧要的事纠结,不会再为无法想透的人生议题费神伤脑筋。

现在每天起身,可以看到天亮,看到树在,花在,人在,猫在,心情不自觉轻松起来。也许,这就是岁月给人的礼物,我还蛮喜欢的。


来看26/27岁的思想和文字,也许你会庆幸自己曾开心地度过青春岁月。

******************************************************************

我?

站在门前看着雨哗啦哗啦滑落,心中莫名悸动。雨声不是没有听过,小时候多期望每天都是雨天,只是现在的自己已选择听不到。这也许是处在窒息的空间太久,竟然忘了最初的感动。不知为何,在放缓脚步后,忽然惊觉生活像断了线的风筝,茫无目的地任流动的空气摆布。

有时努力遏制自己不要再随波逐流,企图把自己的脚步凝固在急流的河水中央。期望在那短暂的喘息中,可把时间凝固,重整自己的步伐。我不曾想过要放弃自己,也不曾停止思考自己的人生图谱会是怎样的风景。偶尔看着餐桌下的猫儿,总觉得自己不如它们,只顾着生活而忘了自己的存在。

我每天的忙碌,也代表着人类没有停止过工作。我冷眼看着自己的躯体逐渐萎缩,看着自己与众人类一样忙碌的生活,为了三餐,也为了更好的生活。我望着自己忘记生活的本质,却无助的思索如何把自己从深渊中救出。也许有一天我真的逃离人类自己设下的迷宫,我已不属于人类的一份子。

我应该记得自己还是基本的一个人,懂得思考的人。我岂能如此轻易满足现有的状况,有了工作、车经济基础等生活条件后似乎不想前进?当初对生活充满热诚的自己是不是成为历史?

曾经还是大学校园的一分子时,心里的预感告诉自己,一旦时间过了而身份也换了,校园可能就不再容纳小小的我。如今我一个人(依旧一个人)偶尔坐在校园的一个角落,望着熟悉的环境时,才发现不是校园不再接纳离开的我,而是我自己已渐渐把它留在过去的记忆中。身份固然限制了我的行动,更重要是我自己已放弃了环境。

我一直单纯地以为自己懂得“变化”是永恒不变的事实,发觉自己原来似懂非懂。明明景物依旧,为何已经成为局外人?我只记得我还在急流中,不管我多努力站稳脚步,最后还是徒然,我顺着洪流的方向流去。我现在只能任风把我吹到一个驿站,在那里将是我重新开始的一个起点。生命像经过稠密的安排,我只好相信命运。


雨最终还是停了,思绪也被逼拉回现实。我通过时光隧道回到充满霉味的空间。屋外来往的车子渐少了,整个城市已被黑夜笼罩。我看见自己的样子折射在窗口的镜面上,互相凝视着对方。这瞬间,寂寞遇上了孤独,而生命也同时与生活首次碰头。寂寞在喧哗中发现自己的存在,孤独在无人的时候感叹人生;生活在此时此刻变得脆弱,生命在时间中发现流逝。


Monday, April 17, 2017

信任与理解

昨天和友人深聊有关与人的沟通问题。我最初认为,沟通的问题源自于两个性格迂回的人和对待事情的处理方式极大差异,这两个元素会衍生沟通问题。

友人说,人的关系建立在信任,有了信任就可以客观,可以理解对方的行为包括看起来不理性的行为,可以不带自己的偏见去接纳对方的行为。

这句话有值得深思的地方。整理后,我觉得个性和处理方式还真的不是核心问题。曾经和骨头吵架,当时我们也属于有话直说的人,说出来后反而沟通breakdown。什么直线人与曲线人,或直线人与情绪人也都不是关键。

问题应该出在“理解”,双方都觉得对方应该理解“我”,但发现对方的反应与自己不符时,就出现了沟通上的失调。为什么我们会有意无意地对别人有这样预设立场的期待?而“我”到底又是什么?

在人生的最初20年,“我”得到的家庭教育是家是讲道理的地方,和关系最亲密的家人都是通过讲道理维系的。如果遇到无理取闹或闹情绪者(不管是否父亲肚子饿乱发脾气),都会被其他家人言语上围攻,身分在家是不重要,有理就有爱,道理=爱。因为这样的家庭教育背景,以致后来都用道理或尝试理性解决问题,没办法理解身边的人遇到问题会有很多情绪反应,也无法用很温暖有爱的方式给人认同或支持,衍生不必要的代沟和沟通问题。一心觉得只要问题解决,什么烦恼都没有,忘了人是需要同理需要温度。

回想后来的20年来,和不同的人相处,偶尔都有沟通breakdown的问题。在处理沟通问题,经历过4个阶段,第1阶段是逃避和渐渐疏远感觉与自己理念不一样的人;第2阶段尝试解释自己的想法,如果对方不愿意听就让时间解释一切;第3阶段尝试跳出“我”的框框,试着理解对方的想法,如果还是沟通不良,毕竟尽了力就拉倒;第4阶段抽离自己,以第三者的角度跟对方分析整件事,让双方都能客观起来。虽然第4阶段,看起来是比之前3个阶段有效果,可是很费心力。

一直以来,我感兴趣都不是外在物质,而是观察环境,观察人的言行举止,观察世界,尝试解读人性和事情,后来发现我只是在自己的小格局里看世界。就算学很多的知识,到最后那只是外在技巧,对个人的成长没有多大帮助。思维还是在原地踏步,还是没有摆脱用道理或超理性解决问题,沟通问题一样会浮现。

近两年,接触到心灵成长观念,发现很多外在的问题,都是源自内在的自己及被很多限制信念限制了。就如开车时,对前方车子行驶缓慢阻碍你的去路而不耐烦按汽笛,其实对方的慢反射你内心的急躁,问题不在于对方,而是自己的内心。如果你觉得对方无法理解你,其实是反射你自己也不理解自己,而把“理解”的责任加诸在眼前人的身上。

目前感觉进入第5个阶段,如果发生问题(不管是沟通问题或生活琐事问题),会尝试观照内心的自己,因为问题一定出在内在的自己,而不是外在。看看内在的自己,哪个部分没有得到疗愈,而不自觉把自己的问题投射到别人身上。

现在的自己尝试不替自己辩解,也尝试不去解读别人,而是把所有焦点和重心拉回内在的自己,只有净化自己黑暗的部分,疗愈内在孩子,那外在的呈现自然会是平和和平衡的。

自我剖析的好处是可以更清楚看到自己,我想人生的功课不是去追求成功,而是如何做更好的自己,笃定自己,相信自己。

感谢那些曾经与我沟通不良的人及生命中出现过很多的考验事件,虽然它们都以让人不舒服的方式出现,但绕过背后,发现这些都是让人成长的契机。抓住了,就有得到。


Saturday, March 25, 2017

剪发

终于把快及肩的头发给剪了。

一坐在理发椅上,就跟理发师发了一道指示,“剪短头发”。

理发师笑了,“怎么不留长?”

“发尾很翘,找了城内理发师修剪,对方不肯帮我剪短,只修平而已,只好再找你剪短。”

理发师说,“有些人未必适合长发,看起来没有精神,你也比较适合短发。”

在这3月份,爽快地把留了快半年的头发剪短,少了烦恼丝。

回想,留发的次数真不多,中小学时期都是短发,中学校风严谨,规定头发不能超过耳朵3寸,常年都是平装。

中六换了另所不严格的学校,同学都纷纷留起长发,我也跟着热潮第一次留长发。当时流行阿妹的发型,学人剪了层次的发型,剪完后像一副狮子头,后来索性绑起马尾。

升上大学后,没时间打理头发,恢复短发。在毕业前忙着论文,头发又悄悄地长长,最近看回十几年前的旧照,当时头发已及肩,看起来没什么精神。

工作后,更没时间打理头发,索性剪短。每3、4个月定期找同一理发师剪发,基本上发型也不用什么变化,只要短就符合我对发型的要求,十年如一日的发型。

直到去年,在寒冷的异国发现有长发披肩御寒多好,才继续让头发慢慢生长。每次照着镜子发现自己披头散发,没有人样,最终还是狠心剪了它。

虽然有时很羡慕别人的美发,但一想到这都是花时间和金钱筑成的,就打消念头。我还是宁愿干净利落地的短发,就算不梳头发出门,也还能见得人。

头发,不为谁留,也不为谁剪。只为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