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11, 2019

時事


過去36小時,同溫層朋友都熱切討論一則時事,甚至幾位關心我的朋友特地轉發新聞讓我瞧瞧。我瞄了標題,連內文都沒點進去,就想斬釘截鐵地說,時事新聞不關我事。想想不對,好像挺切身的,就用忙著志工活動搪塞過去,過後就忘了。

是的,當越多人越關注時事,我這從小愛看報紙的人反而好幾年前已變成時事冷感。大部分時事新聞都是負面,看多會被洗腦,覺得這世界充滿黑暗危險,色情暴力,欺詐無良,沒腦的人很多,現實生活中是反面的,很多美好,很有希望的。

再回頭看過去36小時,身邊圍繞著一群有想法有幹勁的人,一起腦力激蕩,比起關心時事有趣多了。昨天他們眼球掙得大大的,也終於知道“拉高平均年齡”不是妄語,我可能從“妹”瞬間變“姨”,比時事更血淋淋。
當然,他們也讓我看到,從腦力激蕩桌轉移到餐桌上的兩種不同感官效果。脫掉專業外衣後,有的變成愛情預言家,有的變成丘比特,有的愛在甜蜜中,有尋覓愛情的,有的暗度陳倉,有的暗戀中,有的旁觀,還有18sx的內容…形象會破滅嗎?不會,這才比較像人,不用時時刻刻都像羅丹。

這次發現大師級的人視野可以很遠大,相信自己的高靈和能量,同時也很接地氣,輕易讓小輩們自爆藏得很好的秘密,再花心思替他們梳理及提升“幸福”指數。這樣就能坐等好幾頓免費海底撈。

如果硬要用一句話歸納,時事世界裡,no news is good news;感情世界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 TEDxPetalingStreet












Saturday, August 03, 2019

走慢了时间


幾個月前,走路偶遇住在附近的老師,當時他左踝穿著保護套,走路動作緩慢。和老師打招呼,才知道他左腳踝韌帶撕裂,在復原中。

今早走到街頭茶室買午餐,巧遇老師在吃早餐。瞄到他的腳踝還裹著護套,一問之下才知道,韌帶撕裂復原期要一年,如今才過三個月。

很多人覺得七十古來稀,人生已經沒什麼作為了。老師超過七十五歲,走路緩慢需要拐杖支撐,但他依舊熱愛學習,哪裡有骨傷推拿領域專家辦講座,他都會去聽,也和學生聯合開推拿診所提供治療。他笑說,人要終身學習,但前提是做自己有興趣的,不然很快就覺得無趣而放棄。他問起我還有翻看中醫的資料嗎?我尷尬搖頭,它已經被我拋棄了。

其實和老師住很靠近,有時上班開車經過他家門前,會瞄到他和師母的身影,我都沒停下來。他們都對我很好,只是我沒時間留給他們,唯有走路相遇才能聊上幾句。

離開茶室走回家,又碰見要替我做媒的熱情安迪。她剛參加教會活動,問起我幾點上班,早上可以抽空參加教會活動,有很多年輕人,有唱歌有歡樂。oh no,我絲毫無興趣。她替我打圓場,也對,每個人興趣不一樣,有些人喜歡交朋友。是的,我就是那個不缺朋友喜歡安靜的空間,獨自活著也能活得好好的人。

我們路線一樣,只能配合她放慢腳步並肩走著。她話題一轉,問起我幾時回家鄉?講著講著,她提起教會有個青年,和我同鄉的。oh no,我以為她已經放棄幫我做媒。還好走到家門,趕緊bye bye。

原本計劃八點前回到家,這樣走走遇人聊幾句,就超出預定時間。原來不自覺融入這社區,活得和退休一族一樣的節奏。

我走慢了時間。


Friday, August 02, 2019

《起飞》


如果人是河里的一颗水珠,会选择随流水漂走,还是顽强地奋力跃起?

昨晚出席新纪元大学学院校园音乐专辑《起飞》发表会,听着曲风多元制作严谨的12首歌曲,脑袋回转1999年出席首张大专创作专辑《大专辑》发布会及筹办摇篮手创作歌曲发表会的情景。

当年《大专辑》是各大学音乐工作坊的音乐合辑(每单位只分得一两首歌篇幅),还需要多名音乐人抽空协助才能完成制作;《起飞》却是全马第一张由校方主动发行的校园专辑,概念来自新纪元校长莫顺宗,出动校长夫人和郑诗傧老师统筹专辑,邀请资深音乐人彭学斌包揽制作,幸福得让人妒忌又羡慕。

原本想从live band音乐表演听到对社会批判或个人控诉音乐,可是当《起飞》第一支情歌MV,第二支动感十足歌曲MV、第三支活泼轻快MV陆续播放,我才知道20年前摇滚情怀找不回了。

如果20年是一个时代分水岭,这最大转变是科技让匮乏变成丰富。歌曲层次感及MV剧情丰富了听歌享受,把那单纯刷电吉他猛打鼓的无修饰表演比下去;过去不满社会的厌世或愤世咆哮,早被追梦自我探索的温和声音取代。

在资源丰富传统淘汰时代,做音乐越变小众玩意,校长害怕有一天没有年轻人在校园弹吉他唱歌,没人创作歌曲,因此提供舞台给年轻人施展才华,用专辑留下年轻人的音乐梦。

和身边朋友谈起当年办活动辛酸史,学生自己找资源资金,还要看学生事物处HEP脸色,加上没有智能手机拍摄录音,一堆人费心费力筹办歌曲发表会,清理场地后音符似乎也消失了,只剩我菲林里那几张泛黄照片作证。

“在人类历史长河中,川流不息,每个人就像小水珠,即便是小水珠,也要奋力跳起来。遇到石头就是好机会,可以碰撞借力跳起来,在太阳照耀下绽放五彩光芒。我们要懂得跳起来,一堆水珠若能集体跳起来发出光芒,那我们就是一道彩虹。”

咀嚼校长这番谈话,想着20年后今天的自己是跳跃的水珠,还是被人抹掉的汗珠。校长忽然话锋一转,感性兼搞趣地赞赏校长夫人一番。他说自己随口出意见,没想到最后找制作人、评审作品、当学生录音保姆都是最有办法的校长夫人负责。

如果彭学斌是制作专辑品质保证,校长夫人绝对是做事一丝不苟的代言人。两周前她邀我和朋友同行,前一天温馨提醒赴约时间,昨天下午特地告知座位安排在N行右边,贴心得让我觉得若站不起来都要滚着过去。昨晚走入会场找座位,走到L行时愣了几秒钟,忽然记不起L的前后字母是什么,N在前面还是后面,这时校长夫人像天使般出现,指着我的座位。

校长夫人,单听这称号就知道绝对可以优雅坐在贵宾席等节目开始,她却一整晚来来回回招待嘉宾入座,自己则安排与旧同事坐在一块儿。

也许你会好奇我干嘛没事观察校长夫人,只因为她是照耀水珠的阳光,她有种魅力会吸引大家跟着动起来,变成跳跃水珠,一起起飞。

在场年轻学生都称她邓丽思老师,我私下是叫她,女神。

我开始期待收到《起飞》专辑了。

#最近好像在写业配文
#其实我只是忠实记录者
#记录可能会遗忘细节

 女儿当司仪表现沉稳,还担一支音乐MV导演,真是才华横溢。想当年19岁的自己,脑袋一片混沌,很厌世。

 时代改变,摇滚渐渐退场


Tuesday, July 30, 2019

归去




最近身边都是人,连走在树林保护区规划步道也是人。有个女人巧遇一名医生,兴奋打招呼;两个女生在谈着近期出国发展,同事舍不得她的对白;还有一家四口在谈笑风生,爸爸和儿子在追逐,妈妈和女儿没力走在后喘气…真的不能再对着人,快失衡了。

随便挑了没人的路线,钻进树林。流水,叶子摩擦,树枝折断声,虫鸣……觉得自己又活了起来。树叶摇晃,以为是叶猴也来了。没有,只是猕猴在树上嬉戏。

还不想重回人类的世界,坐在无人的看台。之前觉得建这看台很无谓,眼前只有一堆树和草,没有美景。这时风来了,远处雨林树微微晃动像在跟我打招呼,枯叶像竹蜻蜓旋转缓缓落在我面前,我终于明白了。


纯黄色蝴蝶

一片绿,也是景


Saturday, July 27, 2019

迎新會

每次進入新組織或參加新課程,最不喜歡的環節是自我介紹或破冰遊戲。

對記新面孔和人名有點障礙的人,簡直是苦差;對腦袋很多齒輪的人,要自我介紹也挺苦惱。我是誰?職業是最表面最不想提,宗教則是每個人都空無,沒你沒我;宇宙角度,人類活動可能是幾千億光年前發生,早已不存在…一群烏鴉飛過😄不過,今天例外。

今天到很有文創氣息的場地GMBB (大有來頭的店,自己谷歌),參加TEDx茨廠街的迎新會,一到現場就覺得氣氛很好,很多年輕人很有活力,有種回到大學時代。

隨機分組進入自我介紹環節,有的說畢業工作2、3年,有的在大學念最後一年,有的30歲左右。輪到我,說了一句,“我拉高了你們平均年齡”,然後含糊過去。

在各組競賽遊戲,一個組員被安排蒙上眼睛,另一個組員負責傳指令作畫,讓其他組員猜答案。第一題目是大象,其他組都畫成抽象畫或塗鴉了,唯獨我組很邏輯很清晰地,用點和線串聯,畫出大象頭部輪廓。再來就算畫得很抽象,也馬上猜到答案。真心覺得speaker組組員都是厲害角色,思路清晰表達能力強,我似乎拉低了他們的水準。

這次是很樂意出席TEDx 迎新會,因為慕名很久百人義工陣容,想知道整個組織架構。聽了匯報,有五大組:溝通組,前台組,夥伴組,節目組和志工組,每大組再細分4、5個小組,整個規模像經營一個企業。從踏進會場的每個梯級有相應主題設計,到飯盒都講究,每個細節都照顧,認真程度令人咋舌。最可怕是大家都是自費出腦汁出力,完全只為了讓10月5日舉行的TEDx年會能完美呈現,帶給社區更多啟發。

整個迎新會最讓我讚賞的是時間管理,我預了會延遲結束,特地準備乾糧,怎知竟然有效傳達訊息之餘,還能提前45分結束,讓我能悠哉和一群最強大腦吃頓美食,再回公司上班。

今天若要帶走一句話,應該是負責人Jessie開場白的最後一句,“三觀立足才能走遠,三觀是什麼,你們自己谷歌。” 最近大師級們講話模式都是如此,XXX重要,你們自己找谷歌大神……

好吧,我這等級的人乖乖查了,三觀是世界觀,價值觀,人生觀。我覺得還漏了一觀,奇觀。志工團是臥虎藏龍之地,混在裡面應該也能走很遠。

TEDx 茨廠街年會訂票詳情:

https://www.facebook.com/211685032311312/posts/1796543440492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