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28, 2006

一无所有的夜!

黑漆漆。

停电,屋里黑漆漆。电脑、桌子、椅子、沙发都消失在空气中。

曾经拥有的一切就在一夜间变得一无所有。

微弱的烛光在摇曳,我的心变得不踏实,我好像不曾拥有,也不曾失去任何东西。

我还是一个人的我。

Sunday, February 26, 2006

掩盖的记忆

光天化日听到水灾的消息,怎么可能?好好的一条大道就因为部分受到水淹没而无法行驶。

我仿佛回到中四那年,槟城也因为豪雨淹水,可是当天是考试,不可能缺席吧!没有人通知水灾可以不用去学校,傻傻地我和一位朋友各自骑电单车到学校。

当时经过一个路段时,果然出现水灾!怎么办,不冒险过去就要在哪里痴痴等水退,结果我们这怕死(怕没参加考试不及格)的家伙,顾不了这么多,觉得死都撑着把烂电单车驶去。

那一刻才感觉害怕,因为水在波动,我们连人带车几乎是在波动,无法走直线。

终于还是顺利经过那淹水之处,可是朋友的摩多“死火”了,因为水跑进引擎内。总之大费周章才把电单车弄好,重新上路。

到了学校,发现最令人气煞的是,学校在播音系统上宣布考试延迟。天呀,千辛万苦到了学校,却不用上课。

回到家才发现,我不是最傻的,因为还有人徒步(没有巴士可通行)走了几个小时到公司,才发现公司没有人上班,因为有者家里淹水。

那场水灾已是10年前的事情,可是现在在这个大都市竟然会因为一场普通大雨而淹水。人和车只能困在车龙里。

Saturday, February 25, 2006

男人女人都是人

昨天看了一部有名的老片《大红灯笼高高挂》,虽然戏的节奏很慢,但喜欢张艺谋善用色彩的功力。

最讽刺的情节是,只要前一晚哪个老婆的房内外都获得青睐,挂上红灯笼,哪她就有机会点自己想吃的菜色。

那个年代的女人竟是如此的卑微,必须附属在男人的拳掌中,生活尽是如此地身不由己,明争暗斗只未来讨好一个男人。

虽然现在21世纪,人民已脱离男尊女卑的想法,不过一些人的举动还是摆脱不了这根深蒂固的框框。尤其是女人本身,不断地包装自己的外貌,不断地追求所谓的“幸福”而失去自我。

当然,每个人有自己生活的方式,男人也未必完全尊重女性。

我试图用小孩的眼光来看这世界,总会觉得莫名其妙,为何我们的社会有必要强调男女平等,实际上,作为人类,最重要的任务是如何做个像样的人。

这世界除了男就是女,男男女女的本质也只不过是人,如果每个人懂得这道理,就不会有很多社会及家庭问题,也不会有你争我夺。

就算你多么伟大、多么强悍、最终你也只不过是在地球表面的一个生物,没什么了不起。

人其实只是一个很极限的生物,没有足够的智慧活着、没有能力改变宇宙的变化,有时不如动物,因为动物没有赋予思考的脑袋,它们有权不用思考如何生活。我们既然赋予思考的能力,可有多少人善用思考,改变步向毁灭的一切。

懒虫真面目!

终于学会如何把我的真面目让人共睹!

不过这条肥虫似乎有着爱因斯坦的智慧,少了懒虫的特质。 Posted by Picasa

Thursday, February 23, 2006

论脾气

记得还在念书时,被人欺负也不哼一声,就像一条肥虫默默地承受着,那时给人的印象是自己的脾气很好。可能有人因此认为我比较有“家教”。不过,我却认为脾气好不是天生的,当时的自己比较能够控制脾气,不会因为一些鸡毛蒜事而看不过眼,或发脾气。

这些年,看过很多人如何发脾气、如何变脸、同时也警惕自己不要乱发脾气,可是越是刻意控制脾气,反而越容易发脾气,到最后才后悔自己当时的行为。

也许自己提早更年期,所有最近会因为一些无关痛痒的小事而发脾气,伤神又伤身。事后当然会对自己的行为有些遗憾,毕竟发脾气只是一时之气,没有积极的作用。

最近想深一层,发脾气的最初动机应该是对某件事情很介意,而且可能那件事情的发生非我们所预料中的。一旦发生,脾气就像洪水般爆发,受害的不仅是对方,自己一样是受害。

有时有所犹豫,为何我们内心总是对很多事情抱着期待,总是不自觉在脑里构思了一个符合自己性情的画面,当不一样的画面或情景出现时,就会动怒。

生气会影响自己及周边的人,因此常听到一些人说不要生气。生气其实是最常见的情绪波动,若是大家都认为生气应该控制,相信其他情绪也应该受到控制,包括高兴、兴奋、难过等。

不过这番话肯定不受落,因为很多人都在追求这所谓“正面”的情绪。

“开心就好”、“分手难过”。。。这种种情绪又有谁能够压抑。。。

其实,很多时候情绪或事情都有正反面,可是人们却只愿意看到正面的,而不要反面的,到最后全人类都在追求快乐、幸福的生活,痛苦的生活都遭人屏弃,如真的能如愿,总有一天地球会失衡,没有人愿意到天堂。

对我而言,我什么都不要,期望能够以平和的心情面对一切,不会情绪高涨,也不会情绪低落。也许这样对很多人而言,做人没有乐趣,哈,我就是不是追求乐趣的人、而且也不想做人。

我宁愿做个懒虫,不会因为看到肥猫而开心,也不会因为看到鹰鸟而恐慌,每一天见到我就是只有一个虫样,别无其他!

Monday, February 20, 2006

关于结婚成家深思

常听老一辈的人说,结婚好,老后有个伴。这句话停留在我的记忆中很久,不过碍于当时自己年龄也小,没能体会这句话对他们的意义。

不过,近几年,身边开始有人注册、有人摆酒结婚,让我开始思考结婚的深层意义。对我而已,最初的家庭定义是依据自己家里的情况为基础,希望现实中不完美的能变得更为完美。

后来,开始接触一位拥有自己家庭的朋友,发现家庭的意义不仅是爱情的升华,也是生命的传承。当时觉得她有丈夫及孩子的爱戴,亲子关系都非常融恰,符合自己想象的家庭情景,总觉得看到她,就会感觉到幸福。

可是最近对幸福的定义有所改变,开始怀疑到底什么样的情况才是幸福,而结婚是否人生必经之路?

有时觉得为了自己所谓的“终身幸福”而把自己寄托在另一个个体的身上,到底最后是否因此获得想象中的满足,真的只有天知。

婚姻也许在这个年代已无法保障任何事情,缺乏安全感也是现代人的通病,就算两个人在一起,甚至有了小孩,那幸福是否因此存在?

也许我没有资格置疑这存在已久的生活定律,但愿已经符合资格的人能告诉我,幸福何在?结婚意存?

Sunday, February 19, 2006

人性的贪

昨天在世贸中心看尽人的丑陋。

我们如常地善用工作时间在走廊处无聊地等待,等待目标从会议厅出来。

当时我们就坐在等级柜台后,看到形形色色的人从走廊经过。

故事开始了,几位妇女走到柜台,与负责人交涉,为何答应给她们的door gift一直没有兑现。

她们开口讲大道理,如果比我们迟来登记的人都没有拿到见面礼,我们会心服口服,可是眼见她们比我们迟登记都在后来拿到见面礼,我们怎么忍受不公平的对待。

那名男士脸有难色,并企图缓和她们的激动,并告知已到楼上弄了一些到柜台。后来,这名男士只好把桌下剩余的一些免费用品先给这些婆娘,好让她们暂时放下口战。

其实她们要得见面礼,只不过是一本节目流程册子、某法令的复印本及一个红色小包包内装着一条蓝色的布料,那块布料薄到像蜘蛛丝。

终于,我们看到工作人员搬了一箱箱的盒子,然后把箱子内的物品摆在桌面上,任人索取。其实这些物品是册子而已,而且封面是拉大姐艳红的造型,若不能吓人,都能避邪。

结果,我们就开始看到一些庞大物体开始伸手把桌面的册子一一装进自己的带袋子,只不过是短短几分钟那些山一样高的册子开始所剩无几。

那些人(其实大家也可知道在世贸中心出现最多的群众是谁)非常自然而且也不会觉得不好意思,最过分是不是一人拿一份,而是拿至少3、4分,所以很快就可以一扫而空。

这些人有者是出席者,有者只不过路过此处,看到桌面的东西就伸手拿,只有一个字“贪”。

当然,贪字不只出现在特定族群,属于我的族群也一样贪,只要有免费吃喝的场合,也同样不顾身分抢着吃。

记得昨天在另一个场合,那是谈股票的座谈会,那些人和我同样肤色,可是在茶点时间,看到的都是“血淋淋”画面。

只不过为了添咖啡,他们竟然打开流水处的开关键,让咖啡直接流出,然后接棒式的把杯子凑到那个喉口处。其中一位好心女士看到正在添咖啡的杯子快溢满,而帮忙关掉那就喉口。

好心被雷劈,那女生就质问为何关掉喉口,应该开着,方便大家轮流盛咖啡。

我也许有偏见,虽然那样大家很快可以添咖啡,不用开关喉口,但是就算你我的技术了得,杯子接杯子放在喉口,总会有空隙,让咖啡溢到地面吧!

事实却是如此,咖啡溅湿了桌面及地面。那些狼吞虎咽的家伙脑里只顾着如何从股票赚钱,允许我诅咒他们,就算赚那么多钱,他们的钱也会像咖啡一样外流。。。哈哈哈

Saturday, February 18, 2006

缅怀刘德坚老师

刚说自己很懒惰回忆,也害怕回忆,没想到在同一天内翻开报章无意中看到这样的一段新闻“槟中华中学校长 刘德坚跌倒离世”,把我拉回记忆中。

那一年是1997年

(哦,开始暴露自己的年龄)。

当时我们这一批转校到乔治市女中修读中六的末代槟华生带着过客的心情来到这所马来学校女中上课。刘老师就是我们的物理老师。

他外表最为特出的是一头的白发,其实当时的他也只不过30几岁,也许是智慧的象征,就像爱因斯旦满头的白发一样。

他讲课生动有趣。(印象中应该是如此)我还记得他准备的教材容易明白,所以在他教物理课时我们都能掌握物理。

后来(应该只是短短教我们两、三个月而已)他接到升职信,转到中华中学当下午班主任,而我们师生的关系就暂时告一段落。

可是没有想到,接手教我们物理的新报到老师是刚从师训毕业,没有教学经验,最糟糕是这位女老师的国语“流利”的程度让我们爆笑,使到我们没办法继续上课。我们还顽皮到弄哭女老师。

最终课无法继续上,但为了应付隔年的大马高等教育文凭,结果班长跑去找刘老师求救。刘老师最后决定在外给我们补习。

我们师生关系一直维持到我们中六毕业。在那段期间,老师曾和我们提起转到男校后,面对的问题,包括如何对付叛逆期的男学生。他过去十几年来都是教物理课,没想到这次升职除了教书,还要兼任男校学生的纪律。

后来到吉隆坡升学,也渐渐地遗忘了这段有趣的过去。

一直到报章的新闻,才恍然之间觉得自己好像遗弃了这段回忆。没想到他从当年的下午班主任已成为该校校长,但更令人意外的是他在那一摔交,正式与杏坛画上句号。

不知有多少位当时的同班同学还记得这段封尘已久的记忆,还记得求学生涯中曾经有过这名一位称职的老师?

虽然老师不会记得我这不起眼的懒虫,但我的记忆深处没有忘记您。

老师,希望您永远安息。

18/2/06

Friday, February 17, 2006

回忆恐惧症

回忆,是很恐怖的事情。不管是酸甜苦辣的回忆,我都不太愿意去回忆。

回忆只会让人陷入一种很迷茫的感觉、会不断地把自己的过去与现在比较。

最近得空在家发呆,无意间又翻回过去的文件和物品,人又不自觉陷入其中,很多年轻无知的回忆涌现。等回过神来,好像已经很遥远,但又很接近的事情,感觉矛盾得很。

我不知道像我那样懒的人,连回忆都懒得去想,也不敢多想,不知脑袋还需要装什么样的东西。

慵懒的生活

这一两天,天气转变急速,原本大热天,一下子乌云密布,下起倾盆大雨。

天气凉凉的,总让人觉得很慵懒。我就这样赖在沙发上,望着门外的雨景,脑袋晃动着许多奇怪的画面。

忽然有种冲动,想要跑到外头,让雨水淋湿自己,让自己找回过去曾经淋雨的记忆。

很多记忆和日子都渐行渐远,回头望时会觉得不知所措,仿佛这些年来自己像虚度日子,慵慵懒懒地过生活,记忆一片空白。

想被雨淋,但又怕被雷劈,因为这几年没做多少善事,就连坏事也没做过,简直回想不起自己做过什么,付出什么。

我的生活就只有慵懒,两个字。

Wednesday, February 15, 2006

懒虫部落格诞生

每次听到人说,“我的部落格是XXX”,就觉得自己很落伍。身边没有人设立部落格,自己又懒得去请教人,所以基本上我是连部落格的概念都不清楚,也没想过要设立自己的部落格,甚至连游览别人的部落格都觉得懒。

只是没想到在一次旧同学集会中,大家都在谈部落格,我无话可说,只有听的份。心里不是味道,就暗地里开始萌起一定去游览别人部落格的念头。

终于看到友人的部落格,感觉就像看着她每天的生活,可以很贴近她,但又觉得那只是她的生活,可没兴趣知道。

上天也许知道我这个懒虫的习性,就安排了一个场合让我真正了解部落格的运作,期望能启动我的热诚去做一些可能对生命没有直接关系的事情,如设立自己的部落格。

虽然设立部落格的程序很简单,就像设立自己的电邮户口一样,没有难度,只是这件事在我的心里停留了好一段时间,甚至因此懒得去动手移动滑鼠而搁置在一旁。

我那懒惰的因子继续发酵,直到今天这个寂静的晚上,手指忽然不受控制的,进入了部落格主页,展开了这段奇妙的旅程。

我飬养的懒虫也趁着部落格的诞生,开始蠕动,开始繁殖,并准备毫不保留地把各类的懒虫和懒性集聚在你我存在的空间。

如果你也飬养着懒虫,欢迎你携带它出席。

噢,懒虫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