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28, 2006

明知道结局,何必开始???

懒虫最近常把“人生本来逃不过生老病死,何必把让自己或下一代继续经历这样的痛苦”有深度的话挂在嘴边,结果惹来一些追求过程主义者有些微言,甚至把懒虫的思想规类为“明知道结局是如此,何必要开始”。

他们认为如果过于注重结局的人,人生根本没有意思,活着等死。

其实懒虫一直觉得那样的看法是积极的,因为了解到这人生不变的定律,那可以寻找另一个不一样的人生形态,不需要重蹈覆辙,重复历史。

当然所谓注重过程的人是无法理解这样的思维方式。他们脑里一直逃避这个生老病死的事实,一直盲目地跟随其他人类做着重复又重复的动作。

他们的方程式不外是:

读书(争取好成绩)+谈恋爱(要占有对方)+爱人分手痛不欲生+工作到身心疲累+结婚(摆酒不知为了三姑六婆还是自己)+生子(不只是为了培育下一代,还是为了讨好岳母)+养家(因为家是他仅有的产物)+跟病魔搏斗+身边亲人开始病逝(悲痛因为永远看不到及触摸不到他们)+最后自己也长眠(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长眠,可能最后一刻还担心自己应该用什么葬礼)=他们的人生

很多人会否定这样的方程式,他们认为人生并非这样的,因为在过程中他们体会所谓的人生,懂得爱得美妙、痛得爽快、难过得彻底、高兴得失魂。。。。

算了,懒虫的懒性就是不能承受太多的七情六欲,如果真的必须跟着这方程式活下去,那懒虫才真的活着不如死。

Wednesday, June 21, 2006

五分钟热度

最近开始有点冷落这个可爱的部落格,好像应验了懒虫的三分钟热度坏习惯。

很多时候,懒虫都是“五分钟热度”(比“三分钟热度”久一点),一些事情坚持一段时间后就放弃或是淡忘了。

在懒虫凌乱的桌子旁,有一个布满厚厚灰尘的吉他,懒虫曾经坚持2年多时间去学弹吉他,到最后还是弹不好,而被冷落在一旁。想一想,好像已经有好几年没有打开它的外衣。

在吉他旁的箱子内,有一卷宣纸。懒虫曾经参加过一个水墨画课程,课程结束后就和老师买了一卷宣纸,准备以后大显身手,可是最后还是完完整整地放在箱子内。相信那些墨水和色料都已干硬了。

箱子旁的书架上,有一本篆字字典,只翻过几遍,最后的下场是一样的,就是被灰尘覆盖。原本买这本字典的用意就是以后可以尽情地刻印章,不用担心一些字不懂得转换成篆字,可是懒虫的五分钟热度习惯再次重演,现在那把篆刻刀可能已经生锈了,那些青天石可能已失去光泽了。

懒虫曾经学过很多东西,可是最后还是被五分钟热度打败,有学等于没有学,什么都忘光了。在这里也不方便一一举例,免得献丑。

其实,不只在学习这方面,在其他方面如友情、工作、生活等等,懒虫很多时候都没办法脱离五分钟热度的恶习。

友情经过一段时间后就会冷却,最后被冷落一旁;工作一段时间后,就自然兴趣索然;多姿多彩的生活掉入懒虫的手中,就算懒虫多么用心去经营,最后还是会五分钟热度,过去的努力会白费,只有不需花费力气的懒散战胜一切。

不知道懒虫还能在这个部落格坚持多久?五分钟热度何时会发作?希望还有一段时间。

Monday, June 19, 2006

天生反叛

回应小美:

有人天生坏,有人天生胆小,有人天生造作,有人天生聪明,而我天生反叛。

·如果全世界疯狂爱足球,我只会觉得人类为了一粒球你争我夺,倾家荡产而感到可悲。

·如果全世界都爱旅游,我只会觉得旅游不过是一个满足欲望的行为,看别人的国家看别人生活,到最后看到的也不外是生离死别。

·如果全世界热爱生命,那我会怀疑这些人对生命了解多少?

这种种思维方式也许是厌世,也许是自以为是

相反的:

·如果全世界充满悲剧,那我会觉得悲剧里总会有美好的结局。

·如果世界末日到来,那我会觉得我是唯一幸存者。

·如果地球没有了空气,那我会相信宇宙还有容纳我之处。

曾经有几位朋友叫我不如写一本《自杀手册》,因为他们认为我的骨子里有太多“负面”基因,这些想法足于让人觉得生活没有乐趣,而倒不如自我了断算了。

不过真的有人叫我自杀,那我会先叫他去死!!!

Sunday, June 18, 2006

变与不变

距离毕业已有四年的时间,很多事情变了,马路交通流量越来越拥挤、人类越来越俗气、空气越来越缺乏氧气、宇宙越来越膨胀……

幼儿园,我们用一年的时间毕业;
小学和中学,我们用6年的时间毕业;
大学我们用3年的时间毕业;
工作,我们应该用多少时间毕业?4年够吗?10年?20年?
人生,我们应该用多少时间毕业?20年?一辈子?下辈子……

在这工作四年的日子里,自己也经历许多变与不变的事,只可惜到现在还不知道毕业的日期是几时。

噢,我的变与不变,不外是

-越来越自负
-越来越看不顺眼很多东西
-年级越来越大
-越来越不能收敛烂臭脾性

-越来越没有运动细胞
-越来越。。。。

不变
-还是固执
-还是坚持自己所谓的原则
-还是一个人生活
-还是喜欢思索人生
-还是不屑很多事情
-还是有人群恐惧症
-还是。。。。

不过有一点,暂时无法规类的是懒虫的懒性,真的不知道是原本越懒,还是原本都很懒,总之生活就是少不了懒的因子。哈哈

Saturday, June 10, 2006

绝对之事

曾经提过,世上没有一样东西是永恒的,除了死亡。不过昨晚对永恒或绝对又有新的诠释。

原来世上有一样东西是绝对的,那就是光速,无论任何情况(包括时间、空间、观察者处境都不一样)所测到的光速都是每秒30万公里。

虽然有人说科学和宗教都不能尽信,但如果只有这两者,那我宁愿选择相信科学,至少科学证明光速是绝对的,但没有人可以证明神是存在的。

当然会有人纠正我,相信科学不如相信自己,对这我也认同。可是不能不否认自己很多时候是靠不住的。

就像牛顿提出的力学,在17世纪深受人类相信不已,可是后来在19世纪被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推翻了,所以一个individual是不可十足相信的。

科学是累积小部分有智慧人类的思想而产生的,很多事情在现在还无法被解开,但迟早会找到答案的,只要我们相信世上还有这小撮拥有智慧的人类存在着。

人绝对会死,可是却没有绝对的真理,使到很多人宁愿相信宗教。

绝对的事也许在物质的社会已变得不重要,但对一个相信宇宙和科学的人,会愿意花时间去思索真理,寻找真相!!!

Thursday, June 08, 2006

6F集会

在电邮收件上,发现一个陌生的邮件,写着“6F集会,日期是魔鬼日的6月6日”。

仔细读内容,才恍然那是小学6年级F班同学集会。在看一些被列出得名字,哦,都忘得七七八八了,连他们的样子都不记得了。

天呀,回忆小学6年级,好像都没有做过什么轰轰烈烈的事情,不是班长也不是模范生,不漂亮也没有身材,只是一个爱和男生混的干干瘦瘦的小女子,总之平凡得连老师都看不见。

小学毕业后,好像只出席过一次集会,那时就已觉得和这些小同学有些距离(因为他们讲福建话,而我只会用华文沟通,现在也是如此,我不会与讲广东话的人深交)。之后就不曾在见过这些小同学。

我早已把他们的名字从我的记忆中抹得干净,却没想到这些小同学事隔那么多年后还有一点点热情,去找回昔日的朋友。

恕我忘情,过去的我一点都不在乎,就算在乎也不会有机会碰面,现在的我会在意,但不会勉强,未来的我不知道,也许不会有,因为越来越自闭了。

人,越来越难让我掏出半颗心去经营,只知道自己越来越需要完整的心去寻找孤独和真理。。。

Wednesday, June 07, 2006

怎么会这样?

曾几何时,睡觉时脑袋却如醒着般精神,醒着时脑袋却如睡觉般休克。。。

曾几何时,上班等下班,下班等回家,回家等睡觉,每天周而复始。。。

曾几何时,吃完早餐等午餐,吃完午餐等晚餐,吃完晚餐等明天的早餐。。。

曾几何时,看到人会生气、做工会生气、下班会生气,肚子饿也会生气,肚子总是有一股消不完的气。。。

曾几何时,生活变成一张张无法填满的白纸,生活就这样四处乱飘,等待最后一场大火,把它烧尽。。。

怎么会这样?

Saturday, June 03, 2006

宗教不如科学

终于看了备受争议的《达文西密码》电影,有人弹有人赞,见仁见智。

其实看过后,觉得导演还拍得不错,尤其是最后一幕兰登跪在玻璃透明的倒金字塔上,镜头不断放大,穿越倒玻璃金字塔,在穿越小金字塔,在穿越地面,看到拉大玛的棺木和遗体。

不知为何,总是觉得电影最后一幕都是非常精彩,如上一部看的千里走单骑,最后一幕特别有感觉。

还有几幕也挺有feel的,就是兰登拿着密码筒对着空气,思考着密码是什么。当然最后的答案是Apple,也许很多人觉得没有什么特别,可是对我这样的一个典型理科生,崇拜科学家的人,一知道解码是“苹果”,那多么震撼的。没有苹果就没有地心吸力,宇航的发展也不会有如此成就。

觉得这部戏只适合喜欢科学的人观看,否则无法体会整个故事的精华所在。

有时我宁愿相信故事的内容,愿意相信基督有老婆和后裔,因为神化基督并不会带给人类什么神奇力量,也不会带给人类和平。

宗教不应该是高高在上,不可冒犯的,反而应该走入民间,了解人民的痛苦。

佛陀和莫哈末默特都是怀胎9个月生出来,难道基督徒就不能接受这个比较合理的情况,教义归教义,何必那么执着把基督的形象神化(就回教徒何必在意莫哈末默特形象化)。

我宁愿相信科学,也不要相信宗教,人要借助宗教力量,获得精神寄托,生活才会有“方向”,如果没有宗教信仰,那就不能活得很好吗?反正都快世界末日了,没精神寄托也不是大不了的事,不如集体自杀咯。

期待看《天使与魔鬼》的上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