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29, 2007

怕黑

昨晚和友人来到小乡镇,走在漆黑的巷子时,路旁有一些友族同胞就做出怪声骚扰我们。懒虫当然不理会那些无聊的人,直径地走,因为懒虫知道只要大呼喊,邻近的警察总会过来帮忙。不过友人却觉得不安,担心安全问题。

人怕黑,因为黑暗会营造一股深不可测的感觉。毕竟当肉眼看不清楚周围细微的东西时,感觉无力感,以致脑袋容易胡思乱想,设想种种可怕的画面来自己吓自己。

当然,很多罪案也选择在黑暗中进行,那样就不容易被其他人揭发,所以现代人恐惧黑暗是有理由的。

这次走在漆黑的巷子时,懒虫没有恐惧的感觉,因为懒虫可以掌握当时的情况。但有更多时候懒虫会很犯贱,有意无意把自己置身在黑暗之中,“享受”着恐惧的感觉。

有一年,懒虫晚上载着家人到一块墓地旁的印度庙祈福,因为懒得动身体下车,结果懒虫自己一个人呆在车上,而车子就停在墓园旁的小路中,车子周围都是墓碑。家人走远后,懒虫有一度后悔为何不下车。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懒虫坐在车里听着收音机,忽然想到在这么阴森的环境下,总可能看到传言中的鬼魂。结果懒虫一面睁大眼睛望着挡风镜前漆黑的夜空,一面按住心跳加速的心,深怕鬼魂听到懒虫激烈的心跳不敢出现在懒虫眼前。懒虫沉醉在想象中,一面想象鬼魂可怕的样子,一面提心吊胆。结果白担心一场,懒虫什么都没看到,只听到远处狗吠声。

后来有一年,懒虫自已一个人住在楼下的小房间,旅行后把一件峇迪裙纪念品挂在窗口前,反正懒虫不可能穿那条裙出门。结果那个晚上,关完灯后,就懒虫看到那该死的裙在漆黑的房间内被风扇的强风吹得飘来飘去,感觉就像看到女鬼在窗前偷窥懒虫睡觉,那一夜当然睡得不安。不过懒虫后来索性就让它挂在哪里,当着训练胆量咯。

再来有一年的除夕夜,懒虫在吃完团圆饭后竟然闷到发狂,决定到外走走。结果懒虫把车从丹绒武雅直驱至峇都丁宜,来到前往浮罗山背的交叉口时,心里犹豫一阵子。因为懒虫曾经和友人游车河时,就在这个地点转回头,因为前路太漆黑了。

没想到,那晚懒虫想吃了豹胆一样,决定往前走。懒虫其实不曾走过该路,就连可能会遇见怎样的路况一概不知。就这样驶进漆黑得连十指都不见的弯曲道路,懒虫又后悔了,但已无法U转。

懒虫真的是一边按住心跳加速的心,一边自我安慰,慢慢开着车走在那感觉有点像死亡道路的马路上。懒虫开了超过半小时才脱离黑暗,后来再花半小时找出路,才总算平安无事的完成黑暗之旅。

对呀,懒虫也是怕黑,只是懒虫敢于面对大自然的黑暗,但绝不是人类的黑暗一面。只要大自然内没有黑心肝的人类隐藏在黑暗之中,懒虫绝对有兴趣再尝试闯入其中,享受着心中的恐惧及大自然的宁静。

哦,懒虫想起,今晚回到家第一个要面对的是漆黑的空屋,因为今晚home alone,没人留一盏灯给懒虫。呜

忽然想起田震曾唱过的一首歌《怕黑的女人》,歌词第一部分写着
“月圆的夜晚是否特别孤单 啊
孤单的夜晚是否特别想念 啊
想念的恋情是否特别遥远 啊
遥远的人你可曾抬头望天
怕黑的女人家里灯火依然 啊
怕黑的时候总想见你一面 啊
哪怕是说的已经与爱无关 啊
她的心也会感到一点温暖 ”


虽然黑暗中有一盏灯是多么幸福的事,可是有时懒虫不免会怪爱迪生为何发明灯泡,导致人们夜夜笙歌,不敢面对黑暗。如果没有电灯,所有人都名正言顺地早睡,同时也不会制造热气,间接导致地球暖化。

爱迪生是不是导致人类怕黑的祸首?

Tuesday, April 24, 2007

留意你们的衣服

懒虫终于见识到什么叫做偷窥狂。。。

话说,懒虫被迫乘搭一辆人挤人的超载巴士,为了站稳不让自己在摇晃中摔跤就紧靠在座位旁侧。

懒虫后来就意识到身后有一个阿Pa,挺靠近懒虫,不过又有人挤过来,导致那阿Pa最终是站在懒虫的右侧。

巴士开动了,懒虫忽然发现那阿Pa一直注视着坐在懒虫扶靠的位子的女生。懒虫也跟着阿Pa的视线看去,原来是一位年轻的女生,衣服的领口有点宽松,以至隐隐约约露出胸罩。

那阿pa好像发现新大陆式,就一直偷偷用眼神瞄准那女生的重要部位,企图可以看到宝,懒虫开始有点生气,就用凶狠的眼睛注视着阿pa,那阿pa就假装望出窗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这样来来回回好多次,只要懒虫发现他又偷窥,懒虫就用狠利的眼神注视他,他就像小偷一样把眼光缩回来,等懒虫不注意时又再偷窥。

懒虫一直在盘算如何告诉那位小姐,又担心惊动整车人,毕竟对方可以否认自己偷窥,最后可能变成懒虫是偷窥狂,那就糟。懒虫挣扎了好久,最后鼓起勇气,俯低身体在女生的耳边轻轻说“小姐,留意你的衣服。”

那女生大概知道了懒虫的意思,马上把手上的袋子护着胸前,而那阿pa看到我和那女生说话,他马上弹开,不敢在靠近。

虽然穿着是个人权力,可是为了预防那些变态狂,懒虫还是觉得穿衣保守点更为安全。就像坐在那女生隔壁的马来女子,全身都裹到实实的,就像偷窥阿pa要偷窥,什么都看不到。。。

女生们,留意你们的衣服!!!

Sunday, April 22, 2007

有关面子和自尊的问题

枪杀32名美国弗州理工大学师生的韩裔学生赵承熙最后被发现中学时曾受到身边的同学凌辱,这样整个故事发展就能被解读了。


根据懒虫明眼观察,一个内向的人特别重视自己的面子及自尊心,若遇到一些小事都会在心里放大好几百倍,感觉世界欠了他,所以自然有极端的举动。

懒虫曾经也是内向的人,更是自尊心很强的人(套友人的一句话,这都是配套来的),所以懒虫非常明白这类型人的思想模式。

记得懒虫小学二年纪时,接近休息节时,忽然想上厕所,鼓起很大勇气才告诉老师要上厕所,没想到老师竟然因为还有5分钟就可以去厕所,拒绝让懒虫离开课室上厕所。

结果....... ,当然是懒虫把课室当厕所用咯,那一整个月懒虫都仿佛听到别人对懒虫指指点点,那时的懒虫觉得自尊和面子被人践踏,心里痛恨那没人性的老师(现在还记得那老师的样子和名字,哼,可见当时懒虫多么恨之入骨)。

除了这件事,还有朋友随便的开玩笑也可能造成懒虫愤怒,就如中学时有一位朋友为了开玩笑,把懒虫的眼镜抢走,企图让懒虫追他着跑以取回眼镜,结果懒虫生气了,坐在位子上怒视着对方。还有一次,懒虫在宿舍浴室冲凉时,贪玩的室友把懒虫的衣服偷走,以为会逼懒虫裹着浴巾走出浴室,结果懒虫也生气了,就一直站在浴室内好一段时间,室友觉察到懒虫生气了,自动把衣服归还。这些小小的事足以触碰懒虫的神经线。

如果当时有一把枪在懒虫的手里,也许懒虫会像赵承熙一样,把枪对着这些曾经对懒虫做出羞辱的人,哪怕对方曾经是好朋友或老师。。。。

不过,还好懒虫没有走到那么极端,现在再回想也觉得很恐怖,那只是一时情绪不受控制而已,分分钟可能酿出人命。

现在回想起当年把课室当厕所事件,做父母应该更感受到面子问题,尤其是被其他家长或学生讲自己的孩子把课室当上厕所。还好懒虫的妈妈是传统女人,不会计较面子问题,没有责骂懒虫,否则懒虫也许不会有今天的懒虫了。

忽然想起最近看的《一公升眼泪》,有一幕,女主角阿亚准备上厕所时,却因为丧失走路能力,结果撒尿在地上,那么巧男友麻生却刚好出现在病房门前,让他看到她最无助的一幕。对病重的女主角而言,那是天大没面子事情,还好她的母亲安慰她说,至少她还有写的能力,化解她内心的挫败感。

自尊对一个内向小孩或病重的病人是多么的重要,所以懒虫奉劝那些要养儿育女的人,要用爱心去照顾自己的小孩,不要为了害怕别人的眼光而责骂自己的小孩。如果你们只爱自己的面子就不要去生孩子,那就抱着镜子过一世人,别遗害下一代。

至于那些还把面子和自尊问题当成天大的事情,请你们照照镜子,不要以为自己很重要,其实你我都藐小得不能再小,世界少了你我,也不会因此有任何细微的改变。

哈哈,现在懒虫已经不介意面子和自尊问题,有本事就来践踏懒虫的自尊。。。忘了告诉你,懒虫体内是空心的,所以就算践踏,也不会有污汁流出来。。

Saturday, April 21, 2007

雷影


最近,看气象报告都指下午会下雷雨,间接导致懒虫把去公园散步的时间移到清晨。

昨天下午4点半,原本明亮的天空忽然就被一团团浓密的乌云遮盖,整个天空都暗了起来。

懒虫无聊地盘算需要多久的时间下大雨,以便赶得及在夜未暗前有足够的时间到外打包晚餐,否则下大雨将阻碍懒虫吃晚餐。

结果半小时候后开始闪电,刮大风吹得树枝都快折断了。懒虫突发其想的跑进屋内,做什么呢?

哈哈,懒虫是到房间把相机找出来,然后无聊地坐在屋外,把镜头对着天空一角,因为懒虫希望能够拍到雷的照片。够无聊吧!

结果懒虫一直握着快门,看到闪电,就马上按下快门,结果当然什么都拍不到,因为只是闪电没有雷。当肉眼看到雷时,按下快门时却拍不到雷,因为懒虫的速度不够雷快。真令懒虫懊恼,为何雷影那么难捕抓。

后来,懒虫一听到天际发出轰轰响后,就大概数了几分钟马上按快门,就在那时候给懒虫拍下这张唯一有雷影的照片。哈哈,太开心。

说实在,懒虫是有点害怕被雷击中。以前懒虫天不怕地不怕,就算下大雨打雷都骑着电单车行走在马路上,来到这个恐怖的城市后,才发现雷雨是很可怕的。

只要下大雨,电单车骑士都要避雨,当时懒虫很不解,难道不能穿着雨衣继续上路吗?后来有一个人(不知是不是妖怪)告诉懒虫,走在大雨中会被雷击的。

原来在雨中会被雷击,所以大家都害怕闪电时走在大街上。知道这个鬼道理后,导致懒虫开始害怕被雷击。

虽然懒虫平时没有做什么坏事,可是还是害怕上帝那么有幸点中懒虫为目标,懒虫还不想那么快
归西天。

懒虫昨天一面偷拍雷,一面颤抖地担心被雷劈。不过最终还是被懒虫偷窥到雷影的样子,有一点点成就感。希望雷不要生气,劈懒虫。

猫样



























下午,不小心在屋后看见这两只小家伙在准备丢弃的床垫上睡午觉。

懒虫也很想变成懒猫,得空就睡觉,就算看到敌人(懒虫)也若无其事的瞄了一眼,然后找周公去。

不过懒虫也没有那么狠毒,只是偷偷拍它们的睡姿,就静悄悄地离开。。。

Sunday, April 15, 2007

小活佛

没想到平时看到小孩就有点不耐烦的懒虫,最近近距离接触家喻户晓的转世小活佛时,竟然没有一点反感,反而有点同情小活佛。

就因为他被鉴定为小活佛后,从此他就必须舍弃一般儿童所该享有的吃喝玩乐,而且要为很多很多人加持。

错错错,懒虫不是这么想,有修行的人士是不会注重吃喝玩乐及感官的欲望,修行是注重心灵修养。懒虫绝对能够认同修行者的步伐,只是现在修行者是以小孩的肉体出现,才会引起很多人的好奇而已。

当身边的人包括有工作在身的人也跪在小活佛面前等候加持,懒虫则站在一旁袖手旁观,没有跟随大队却要求加持。懒虫凭什么要小活佛加持?

当时懒虫也在想,如果不是眼前的人是一位可爱的小活佛,大家会不会一样争着去得到加持?懒虫所坚持的原则是,与其等待高修行的人施于祝福,倒不如自我修行安住自己心灵,况且修行决不是靠人实施,懒虫绝对不想依靠任何人,包括宗教得到所谓的终身幸福。

懒虫很冷静地看着那些被加持的人带着满怀希望的样子离开,忽然觉得为何小活佛要如此地善待这些人们,倒不如叫他们自己去修行。。。

见了小活佛的晚上,见到面的人都开口问是否沾到法喜,哦,懒虫觉得太悲哀了。法喜是什么,有没有人可以明确告诉懒虫?如果都不知道什么是法喜就不要到处去问别人有没有法喜。

懒虫确实不知道何谓法喜,所以懒虫不会硬要被人施舍法喜!!!

要等待小活佛加持的人,请自己先自我修行,别把小活佛加持当成一种虚荣,那真的罪恶。。

见小活佛后得到的启示

Saturday, April 14, 2007

渐行渐远……

以前年少无知时,总是无法理解为何有些人能够放弃自己擅长的或专业的,反扑归真,淡出原本属于他们的圈子……

就如一位当10年的电台主持人,后来选择离开,当他回忆起过去的日子,虽然再美好,但对他而言已渐行渐远……

同样的,以懒虫喜新厌旧的性格,有更多更多的事情已渐行渐远,过去的校园生活、过去为友情为讲义气的日子、过去追星的日子、过去积极出席文学讲座的日子、过去为协会活动忙得焦头烂额的日子、过去失业无助的日子,噢,太多的日子已成为过去式。

现在:以为能永远懒惰下去的工作日子、以为自己很了不起的日子、为工作而抓狂的日子、为哪里吃晚餐而懊恼的日子、为每天看不到报纸心不安的日子、太多娱乐而烦的日子、情绪不稳定的日子、以为能安居乐业的日子……也与懒虫渐行渐远了。

懒虫已经不眷念了。也许有一天懒虫再回望此刻的“现在”和“过去”一切,也许也会觉得美好,但到了那个时候也这种种一切应该已不复存在,一切都已渐行渐远……

哈,懒虫现在只希望活在当下,下一刻什么样的变化,懒虫都懒得理会,甚至不会去留恋上一秒钟还眷念的东西。。。

写在动荡不安的年代(效仿王丹)

Wednesday, April 11, 2007

诗人游川

昨晚准备看《Mr. Bean》前,却听见游川病逝的消息。有点愕然

游川,这个名字 很久没有听到身边的人提起。友人口中忽然冒出这个名字,让自己跌入回忆之中。

这个名字应该在98至99年期间出现在懒虫还是个学生年代(哈,这样写不会暴露懒虫的年龄),当时懒虫疯狂爱上文学创作,只要有什么文学讲座会就算是本地文人的讲座,懒虫有时间都会出席,而且都是一个人偷偷出席,连身边的朋友都不知道。

懒虫也忘了几时或在哪里知道有一场<动地吟>吟诗会举行,据说<动地吟>曾在90年代风靡文坛,既然有机会,懒虫可不会放过。

结果99年4月3日那场<动地吟>确实让懒虫了解什么是诗歌,原来诗歌未必是懒虫所看不明白的文体,也未必是风花雪月的文字,更未必是长篇大论没做为的作品。

懒虫就是在那里亲耳听到游川、傅承得等人用着铿锵有力,激昂的声线吟出那触动灵魂的诗篇。。从那天开始,懒虫知道诗可以被人解读的,特别是游川的诗。

昨晚看着Mr Bean时,全场的观众都笑到翻天,只有懒虫没有笑,但绝不是因为游川死讯所影响。懒虫还是被豆先生的滑稽举动吸引目光。


回到家中,才记起游川,马上翻箱倒柜找出游川的诗集,幸好还留着《吻印与刀痕》,里面有几篇游川的诗可以回味。

忽然觉得像豆先生的戏,随便找个身边的人都能谈上几回,可是若要聊游川的诗,恐怕只能跟空气和墙壁谈。

这里下载几篇游川的诗,当着缅怀本地曾经有过这么一位优秀的诗人。。。。


《青云亭》-游川

三百多年了,还语重心长地
屹立在风雨飘摇里
无非是要向我的子孙诠释
我象征的意义
我精神的真谛

那毗邻的清真庙宇
当年一同见证过历史事迹
如今越发老气横秋了
祷声激昂如昔
声声唤醒穆民团结合一
不想我,老态龙钟,香火寥寂

1986.11.17

(懒虫也因为这首诗,才知道马六甲有这么一座庙)

《金马仑橙》-游川

朋友告诉我
金马仑产的橙子
虽然皮厚肉干汁酸
原本可是潮州柳橙的品种
移植来此,不知道是
阳光太烈,雨水太淫
参种变孬,还是水土不好
才落得这副模样
唉!真是一代比一代辛酸
只是不知道下一代成何体统
往后的日子是啥味道

1987.4.10


《一开口》-游川

一开口
我们就滚滚长江淘淘黄河一泻千里
一开口
我们就万里长城春秋战国悠悠五千年
一开口
我们就孔孟中庸四书五经流长源远
一睁眼
我们已生在这里
却还站在原地
一开口就滚滚长江淘淘黄河一泻千里……

1986.12.5

《五百万张口》-游川

我看见五万张口
大大小小张张合合喋喋不休
却听不到一点声音

回教堂塔顶高高在上的扩音器
却像暗流如狂潮
威胁着我的心灵

1986.10.28





(懒虫有幸在书本内找到游川的签名)

Monday, April 09, 2007

情绪怪物

以前懒虫会觉得有情绪没什么大不了,毕竟情绪大家都会有,没情绪才奇怪。

过去懒虫一直放纵情绪,让躯壳跟着情绪走,以致很多时候你们看到情绪化的懒虫其实不是真正的懒虫,那只是被怪物侵略的空壳。

其实,仔细数一数能够让懒虫情绪起伏的不外只有1种情况,那就是“脑里原本设定好该做某些事情,间中被打岔或出现干扰,情绪自然就跟着起伏了”。

可以举很多例子,吃饭时间却赶工吃不到饭、无法很顺利的在指定时间完成任务(包括忽然增加的工作量、塞车耽搁时间)、预定好时间却碰到某些事故无法准时进行…虽然写得有些笼统,但有智慧的你们应该知道我在写什么情况。

追根究底错不在情绪,错在懒虫有点追求完美的个性,才会期望每个过程不要出现任何瑕疵(瑕疵的标准仅限于懒虫本身的标准〕。就是因为要最完美的,眼里容不下瑕疵才会让情绪怪物有机可乘,入侵占懒虫的城堡。

通常懒虫需要几个小时时间找回力量抵抗怪物,这使到懒虫会懊恼为何会不小心让怪物入侵。

懒虫最近已加强保卫,尽可能不让怪物得逞。最显著的成功例子是所谓“黑人憎”的魔鬼出现在懒虫面前,懒虫都不会动怒。过去懒虫只要看到魔鬼出现时,就自动打开城门迎战,结果让怪物趁虚而入。

嘿嘿,现在懒虫看到魔鬼时也只会站在城堡上观望,绝不会傻到自己打开情绪之门。。。

×××

OK,打败魔鬼后,懒虫现在需要努力抛弃追求完美的个性,因为只要它还存在,恐怕懒虫还是会不小心让怪物得逞。

如果你们有天看到懒虫无端端变成黑脸人或巫婆般,请务必先不要让自己傻到替懒虫迎战(承担懒虫的情绪),那是没用的,因为你们也会中计变成黑脸人或巫婆般。

你们唯一能做的是及时用魔棒把空壳变回懒虫,及时告诉懒虫快把情绪之门关闭,否则你就是见死不救、幸灾乐祸的超级大魔鬼!!!

有情绪的人或动物,请想想你们情绪的根源,源头也许就藏在你不知道的角落(也许是性格、也许是童年阴影),总之去找出来,然后再用扫帚拍打它直到它露出真面目,那你就是城堡的主人。

懒虫咆哮:魔鬼怪物统统给我滚到地狱第38层去,别再挑衅!

Monday, April 02, 2007

侵犯经典著作版权

在网上搜寻《本草纲目》时,竟然出现周杰伦的本草纲目。怎么会这样!!!

说到版权,懒虫觉得周杰伦根本就是在侵犯古人的版权,虽然有些人会说,本草纲目是书籍,而周杰伦只是用在歌名,不算侵犯版权。

本草纲目根本就是历年来家喻户晓的草药书籍,如果说“本草纲目”是个品牌,没有人会否认。当然以前古人没有所谓的版权法律,否则如果他们预见自己的著作被人当流行歌歌名,可能一定会进行注册。

论资格,周杰伦根本没有资格把这个经典招牌占位己有,如果自己有创作才华,为何不杜撰新的歌名,没有必要滥用这书名赚取版权税。

说实在,这首歌所收到的版权税应该给本草纲目作者的后代,再不然拿来赞助草药研究。

当然很多人会非议懒虫为何对准周杰伦,毕竟也有不少创造人把一些书面当成歌名,请冷静,其他书本,有哪一本够本草纲目经典?

所有以后有人把《黄帝内经》变成歌名,懒虫也会批评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