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29, 2006

天性与任性

这几天,工作没天日,懒虫快缺氧窒息,还好懒虫懂得自得其乐。

最近一位朋友被身边的人指他任性,只因为作出一些在成人眼里幼稚及不够圆滑的举动。懒虫在这里要打抱不平。

像懒虫这样心口直快、容易发脾气、还保持童心的人肯定会被成人视为任性。任性和天性应该是一线之差。

有时懒虫会很好奇,为何小时候所拥有的天性,在经过所谓的“教育”和“社会磨炼”后残存无及,最离谱是怀疑成年人仍能保存童真的存在。

当然懒虫还是很客观,站在成人的角度想,对只要长大了,言行举止应该根据社会规范,喜怒哀乐挂在脸上是小孩子的表现、讲无谓的笑话是无聊兼白痴的事。。。。

如果真的必须跟着年龄的增长而改变自己的天性,懒虫宁愿和朋友一样不要长到咯。

Monday, August 21, 2006

大仲马与小仲马

懒虫一向看书只看内容和精髓,有时都不记得作者是谁,就如看电影也一样,只看戏的内容和内涵,至于演员是哪位美女俊男一点不晓得。

最近在看法国作家大仲马的著作《三个火枪手》,结果有人提问,到底大仲马和小仲马是什么关系,父子、兄弟、朋友?懒虫愣住,只看内容的懒虫肯定不知道作者的背景,噢,真逊。

找资料才知道,原来大仲马和小仲马是父子关系。

大仲马(Alexandre Dumas l802~1870),法国19世纪积极浪漫主义作家,主要以小说和剧作著称于世,早在1829年写了《享利第三及其宫廷》剧本,而小说多达百部,大都以真实的历史作背景,以主人公的奇遇为内容,情节曲折生动,处处出人意外,堪称历史惊险小说。最著名的是《三个火枪手》旧译《三剑客》,《基督山伯爵》。 http://www.ylib.com/hotsale/dumas/author.htm

小仲马(1824~1895),19 世纪法国著名小说家、戏剧家。他在大仲马奢侈豪华而又飘浮不定的生活影响下,热切地期望着自己也能像父亲一样,扬名于文坛。于是,他也开始从现实中取材,从妇女、婚姻等问题中寻找创作的灵感。《茶花女》就是根据他亲身经历所写的一部力作。http://www.mingrenxiaoxiang.com.cn/mrdt/mrtoday_727xzm.htm

从这两张照片看来,两父子最相似的地方应该是那独特的发型。哈。

不过,在文坛,父子档真的少见,好象只有苏洵和他儿子苏轼、苏辙的“三苏”组合,至于刘庸和刘轩两父子也只能称得上写书人。(应该不会得罪双刘的书迷)

现在,那么功利,懒虫很难相信还有人愿意躲在角落书写文字(当然是指有内涵的文字,而不是像懒虫写部落格那样的文字或火星文字),就算父亲是文人,也不会要求孩子走着那条孤独及没钱途的道路。。。

懒虫总觉得最好及有内涵的文学著作,已没有接班人,所以懒虫不断寻找过去伟大的著作来咀嚼。(只限于西方的翻译文学,东方的大著作就留给中文系本科生去发现吧!)

亲爱的作古文人,请放心,虽然你们作古超过一世纪,但在21世纪的虫类是愿意把你们过去呕心力作慢慢吞噬的。哈哈哈哈

Thursday, August 17, 2006

忧郁情怀

一位朋友看了夏虫的部落格后,热切关心夏虫,后来才知道其异举,是因为拜读了夏虫部落格的文字后觉得夏虫好像患上忧郁症状,害怕夏虫做傻事。

那位朋友也认定夏虫身边的朋友也有忧郁症(包括懒虫、小美),因为从部落格好像看到忧郁及悲伤的影子。

其实专家都认为每个人心里都有忧郁的因子,重要是是否获得抒发或控制得好。。。

懒虫认为文字里流入出的忧郁是合理的,从文字中有意无意把内心的忧郁抒发,总好过压抑在心里。

对于那些生活没有波折及起落的人,他们是无法了解忧郁为何物,加上他们的生活过于顺利,根本无法体会忧郁其实是体验生活的一部分。

一个人伤心后才明白及珍惜开心,一个人面对挫折后才懂得成功的美好,一个人对生活有些忧郁,才会体会生活的真谛。

懒虫觉得没有人会永远出在光亮,也没有人永远处于黑暗中。太阳会西下,黑夜会变鱼肚白。忧郁情怀不是每个人都有,那种浓而化不开的感觉只有自己享受着。

Wednesday, August 16, 2006

时间与壮志

时间磨灭许多人的理想,时间也曾滋长许多人的斗志。

曾经和懒虫一样,属于生命充沛的年轻人经过时间的洗礼后,到底他们的生活是否如预期中的精彩,还是甘心回归平乏呢?

懒虫无聊地分析后,发现这些年轻人的生活大体上可分为三大类。

第一类是秃鹰型,大学毕业后,踏入社会面对现实,依旧坚持自己最初的理想,不停地飞离峭壁,寻找心中的猎物。

·在一位搞戏剧朋友的部落格上,发现修医学系的他,毕业后不安分,到中国学戏剧,接着在中国发挥其编剧专长,持着一股不褪色的斗志。
·一位华文造诣很高的才女,至今仍旧拥抱着方块字不放,不断地把体内地文字散播到各地。
·一位喜爱音乐的才子,电脑科学系毕业后,回归最爱,在音乐创作里发挥才华,创造出脍炙人口的歌曲。
·工作一段时间后,发现自己的不足,毅然放下现在的生活,到遥远的地方寻找自己的梦。

第二类是变色龙型,大学毕业后,融入在现实社会中,寻找生存的钥匙,把自己变成一只只耀眼的变色龙,在职场内如鱼得水。

·念科学的朋友,一离开校园,马上披上一件外衣,到保险界中大显身手,为自己的将来筑起一层层财富高楼。
·曾经喜欢弹吉他的朋友,抛开吉他,投入直销行列,为自己弹奏一支支财富之歌。

第三类是牧羊型,大学毕业后,找到安稳的饭碗添饱肚子及衣装后,开始追求幸福的人生。

·这类型的朋友很多,也许进入适婚年龄,开始编制着组织家庭的美梦,眼前只剩下伴侣、未来的孩子及家庭。

再回望懒虫,懒虫不是第一类,因为懒虫没有坚决的心;不是第二类,因为懒虫的财富一直在小脑袋里不用外寻;更不是第三类,因为懒虫没有力气去经营。

懒虫曾经对生命充满希望,对生活充满憧憬,很有理想和壮志,可是时间一天天的流逝,懒虫也一天天的丧失斗志,只剩下一条没有生命力的懒虫。。。

懒虫现在追求的都是不费力气的东西,如胡思乱想、吃饭、睡觉、发梦。。。 希望身边的人不会变得像懒虫一样。

Monday, August 14, 2006

心与孤独

最近又到大学毕业典礼季节,友人出席弟弟的毕业典礼。在人多的毕业典礼上,友人感到自己与人群格格不入,好像越来越孤僻,与社会脱节。

懒虫忠告友人,只要心不觉得自己是孤独,就不容易受到环境影响

就在今天,懒虫遇到一位久未见的同行,对方以为懒虫不需要外勤,懒虫开玩笑说,懒虫已被认定不懂社交,所以留在室内与没有生命的电脑沟通。

现在想一想,懒虫有时也会如友人一样会感到孤独,主要原因是懒虫懒得社交,却被迫必须和不同的人讲不同或同样的话,而令自己感到厌恶。

懒虫并不害怕孤独,反而觉得挺享受。懒虫害怕的是心浮躁不安,那样时刻很容易让懒虫受到周遭环境因素影响,变得急躁,心开始会觉得孤独。

懒虫始终认为,只要心是满足的,就算一个人生活,也可以很自足,不会觉得孤独。

当然,有人认为,因为自己的思想或思维不被身边的认同,所以会觉得孤独。

孤独真的很抽象,完全不受身边人数的多寡而决定,很多人时可以觉得孤独,一个人时也会觉得孤独,孤独是潜伏在内心深处的感觉,只要心不踏实,就会勾勒出那隐藏着的孤独。

也许懒虫应该去阅读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这本书,了解孤独的真谛。

Saturday, August 12, 2006

M的野蛮

懒虫今天还是要讲一个长篇故事,也是与M 字型有关。虽然懒虫的名字也有一个M 字(worm),不过懒虫确实讨厌M 字型的东西,包括人类(human )。

今天不是延续上一篇M 的腐败及官僚,今天要写的是M 的野蛮,涉及的是M 字型的动物:死猴精。

不知懒虫与猴精有宿世恩怨,至今有至少4 次不同场合遇到它们。这些猴精(不是骨精),以为自己是自然界大王,张牙虎爪,喜欢在懒虫面前伴门弄斧,岂不知,懒虫已看透他们的烂伎俩。

第一次发生在10年前,懒虫还在槟城,当时懒虫和一个朋友在水霸的树荫处,忽然懒虫周围的树叶大摇动,接着就看到一只只的猴精开始围着懒虫,有的在树枝上,有的走在地面,望着懒虫。懒虫唯一得出口已被这些猴精堵着,情况危机。

其中一只相信是猴精长老,身体庞大、下巴下垂,走到懒虫的脚边露出那阴险的利牙,企图恐吓懒虫。岂不知懒虫是被吓大的,懒虫不动声色望着面前演戏的老猴,最后它们演得无趣,自己慢慢撤退,懒虫在半小时后才得以逃离现场。

第二次发生在大学宿舍,话说这些猴精也是受到高等教育,专挑女生宿舍捣蛋。又有一天,懒虫准备从底楼梯口步行到二楼的房间,刚踏进去就吓了一跳(不是有攫夺匪),而是一群的猴子从底楼排到楼上去,这样的排阵看到都吓人。

可是懒虫不知死活,决不会让任何人阻挡懒虫要做的事,懒虫就慢慢跨着梯级一步一步走上去,懒虫瞄见这些小猴精有些错愕,懒虫每跨一步,猴群就往后退一步。哈哈,懒虫最后安全地走到二楼房间。

再来一次,懒虫一打开宿舍房门,走廊的垃圾桶已被猴精袭击,刚好一只猴子正站在墙壁边缘处,看到懒虫马上露出牙子,在用手势吓懒虫。懒虫很生气,也马上学它的样子,吓它。

没想到它反被吓着,一时失去平衡,跌下去。哈,懒虫很开心。过后懒虫得到的报应是懒虫挂在天台上的裤子被猴子抛下底楼。

第三次,懒虫飘洋过海,到一个美丽的岛屿,没想到第一天到那里就被当地野蛮的猴精欺负。懒虫在山崖边缘准备拍摄日落时,忽然身边的一只猴精跳过来,一阵风式,接下来,懒虫的眼镜已在它的手里。

猴精的主人就马上过来假好心要解围,用香蕉哄骗猴子把手中的眼镜交出来,结果懒虫却眼巴巴看着那死妖精把手一甩,眼镜就掉到山崖去,那主人好像马上消失,因为表演失败。懒虫差不多要大哭一场,怎个行程看到的东西都是朦朦的。

=========================================
最近一次,发生在农业公园,懒虫骑着脚车途中,一只样子不错的猴精正在那里吃东西。懒虫没有停下来,一直到前面的交叉口才停下喘气,咸鱼第二个到交叉口,懒虫就边走边找猎物拍照。等到蜜蜂快到集合点时,就看到刚才那只猴精开始越过马路,懒虫还想拍它的鬼样。

糟糕,发现不对劲,那只妖怪,竟然朝着懒虫的脚车跑去,懒虫心急要去救脚车,可是那只妖怪看到懒虫走过来就张牙虎爪,懒虫赤着手又赶不走它,蜜蜂加入战围,用脚车驱赶它,可是它也够野蛮,要反击。就是想把脚车篮子内装着的面包占位己有。

懒虫就是不想给它,故意把面包盒放到蜜蜂的篮子,结果它马上转移目标,追着蜜蜂,蜜蜂无计可施之下把那盒子丢在路旁。

这只馋嘴的猴精才罢休,自己打开盒子只为了吃面包和茄子,最后在案发现场留下许多tuna鱼肉(有图为证),真令人愤怒。

懒虫和蜜蜂准备以后携带含有硫磺,不,含有剧毒泻药的面包混杂水果带给这些馋嘴兼野蛮的猴精,让他们泻得没有力气。哈哈,得罪懒虫没有好下场,以后要再吃猴脑泄愤。

Sunday, August 06, 2006

M的官僚和腐败

懒虫要开始讲述一段很长很长的故事,故事内容发生在一个M字形的国土上(M是双峰的象形字,而M国内恰好也有一座像M型的建筑物)。故事主角蜜蜂,懒虫只是叙述者。

如果没有耐心看的人,就别看,要就仔细看完,否则只会显示你们如其他蛇鼠类一样。

故事要开始了。话说有一天,蜜蜂飞到某个高傲的国土采蜜时,不小心遗失了护照和身份证,没有了护照就无法证明蜜蜂的身份,它就不允许跨国界到处去才花蜜。

蜜蜂很急,回到M国准备重新申请护照,自认是M国子民的蜜蜂在申请过程中面对种种的障碍,离谱到其他虫类或昆虫包括懒虫都无法理解,为何M国的公共传递系统到现在那样的官僚及腐败。。。

第一站,蜜蜂从土地公那里取得一封公文,希望有了公文可以让那些比懒虫更懒的M蛇加快速度。(后来才发现这第一步棋已走错)

第二站,到K城办理护照的蛇窝内,第一条M蛇看到公文,马上请示后方的高人,高人点头,第一条M蛇就发号码给蜜蜂。

等了号码,把所有申请文件给了第二条M蛇,看了看,它就吐毒舌,说办不到。又转给第三个M蛇,M蛇说蜜蜂缺少证人证明它是丢失护照,而不是偷贩卖护照,所以必须取得鹰鸟和鸽子取得证明。

第三站,蜜蜂嗡嗡地赶到邻近的鹰鸟驻扎处,要签名,起初这只懒得动的鹰鸟拒绝给证明,必须去鹰鸟大本营去办,最终在半推半就下鹰鸟终于肯帮蜜蜂一个忙。

第四站,蜜蜂再赶到鸽子小房间,鸽子见钱眼开,二话不说就答应帮蜜蜂签名作证。

第五站,距离蛇窝关门还有5分钟,蜜蜂赶得及冲进蛇窝。又跑去见第一个M蛇,M蛇很体恤蜜蜂奔波劳碌,给了蜜蜂号码。等到第四条M蛇出来,看到那么棘手的问题,眼睛出血丝,带着臃肿的身体蠕动到后房请示。

第四条M蛇终于开怀地蠕出来,告诉蜜蜂,这个案件应该由遗失组负责,于是它就用臃肿地身材从窝的右边移到最左边的柜台。

蜜蜂这次要见的是一个超级丑陋的M蛇。这第五条M蛇摆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态度说,不能处理,因为蜜蜂没有办理遗失的身份证,没办法证明你是M国的蜜蜂。 就算有土地公的文件又如何,又不是土地公要申请,难道蜜蜂蠢到平白给土地公赚数百块。


蜜蜂快气死。


第二天

第五站,蜜蜂一大早飞到办理身份证的鼠窝,没想到最有效率的竟然是这些老鼠,不费力气就弄好补发身份证文件,当然也给了不少钱。

第六站,蜜蜂满怀信心再飞到K城的蛇窝,顺利拿了号码,等到第七条C蛇,蛇皱了眉头说,身份证的地址不是在K城,是不允许在蛇窝处理。如果蟒蛇同意,那它就可以办。于是蜜蜂飞到M蟒蛇房间,对方根本不理会蜜蜂曾经历多少波折,只是告诉蜜蜂必须到S城处理,别无办法。蜜蜂别无办法,只好依据M国的官僚作风。

第七站,S城的蛇窝。

蜜蜂遇到第八条M蛇,M蛇说,蜜蜂没有鹰鸟证明的正本不能通关,幸亏隔壁的第九条M蛇说,没关系副本也可以。终于拿到号码。

写到这里,不要以为蜜蜂因此不会再遇到障碍,结果等了半个小时,才有一条第十条M蛇姗姗来迟出现在遗失组。虽然这条蛇样子串串,不过蜜蜂终于等到一个愿意出手相助的蛇类。

第十条M蛇坦白告诉蜜蜂,蛇窝就是蛇窝,每条蛇都有不同作风,懒的懒,能推的推,绝不会有效率的。要蜜蜂每天过来问是否可以拿到护照。

事隔两个星期,毫无消息。

第八站,蜜蜂亲自飞到S蛇窝去,找第十条蛇要护照,第十条M蛇要蜜蜂隔天再来,隔天可以批。

(隔一天)
第九站,蜜蜂又飞回蛇窝,这次第十条蛇伸手要300块手续费,答应在隔两天才能取到护照。

第十站,蜜蜂大清早拍着翅膀再飞到蛇窝,结果第十条M蛇竟然睡不醒没出现,急得蜜蜂不知何去何从。蜜蜂请示第十一M蛇,第十一M蛇要蜜蜂自己到后房的M眼镜蛇请示。蜜蜂带着下坠的心,去了眼镜蛇房,幸亏眼镜蛇二话不说告诉蜜蜂可以去索取部拿。

终于,真的终于,蜜蜂在半个小时后拿到护照。

第十一站,蜜蜂到M花蜜存库要求印一张过去几年采蜜的存量,没想到这间M花蜜存库的第一只M蚂蚁却告知蜜蜂必须自己上网(蜘蛛网)去找,因为存库没有这样的服务。

第十二站,蜜蜂找到邻近一间蜘蛛网,可是却告知没有打印机,天呀,蜜蜂快晕倒了,她就只欠采蜜存量证明书就能办理手续离开这恐怖的M国。

第十三站,蜜蜂决定回到自己蜜蜂窝,向其他蜜蜂协助,终于印好采蜜存量文件,但还欠M花蜜存库的盖章证明。

第十四站,蜜蜂到蜂窝附近的M花蜜存库盖章,结果掌管存库的第二只蚂蚁说不用那么麻烦,它可以印一份证明给蜜蜂,但收费5块钱。果然是见钱开眼的蚂蚁,不过蜜蜂也只好就范。

算了,蜜蜂总于拿到所谓的“通行证”,准备到边境站哨馆的啄木鸟申请通行证。

第十五站,蜜蜂直奔站哨馆,赶在最后十分钟抵达,蜜蜂以为一切总于顺利,但上帝始终不让蜜蜂“轻而易举”解决问题。啄木鸟告诉蜜蜂,花蜜存库所发出文件没有效,应该要一封正式的公函。

蜜蜂已经快饿疯,飞都飞不起,快扒在地上嚎哭一场。

第十六站,蜜蜂勉强再飞回蜂窝附近的M花蜜存库,要求一封正式的公函,结果如所预料,第二只蚂蚁说必须回到第一蚂蚁处办理。

第十七站,蜜蜂带着疲惫的身躯飞到第一间M花蜜存库,找到第三只蚂蚁求救,蚂蚁答应帮忙不过必须要隔两天才能拿到,而且要付30块,因为蚂蚁上头红蚂蚁刚好不再,只能等到下星期一才能拿到。


噢,故事发展到这里,蜜蜂早已精疲力尽,到底蜜蜂可能撑到星期一吗?到底蜜蜂是否能成果飞离这官僚及腐败的M国吗?真的上帝才知道。。。

这是没有结局的故事,写到懒虫的手指都快麻痹了。。。。

故事告诉大家,任何事情要有毅力和恒心,总会有成功的一天。懒虫如此深信着。。。

至于故事中的蛇鼠类、蚂蚁、猫头鹰等,根本就是上帝制造的障碍来考验有智慧有修养的人们。。。

祈祷吧,M国存在的各种障碍能在2020年消除。阿门。。。。

Wednesday, August 02, 2006

物理的友情

懒虫最近被自认珍惜友情的系友讽刺,认为懒虫太不尽人情味,毕业后不仅没有联络其他系友,甚至连系友主动联系,也被懒虫冷落或推搪喝茶约会。

懒虫坦白说,友情会过期的,不是不珍惜,而是时空和空间都再变化,身边的人也再变,没有理由自己还继续停留在过去。如果已没有生活的交际点,那就不用勉强去联系对方,也许对方也没有太多的时间留给过去的朋友。

这位物理系的朋友确实朋友满天下,至今保持联络的朋友包括小学、中学时期的朋友,系友总会认为就算过期也可以主动联系或保温,所以对懒虫的行为不甚苟同。

虽然懒虫的物理很差,但懒虫知道,物理强调空间和时间,若两者都不一样,速度和方向也会跟着不一样,友情也是如此,这是大自然的定律,不是懒虫的原则。真可惜系友竟然不懂这样的道理。

朋友是有难同当有福同享,懒虫自认没有任何愉快的事情可以和朋友分享,当然也不会想要朋友分担自己的问题。(其实懒虫也没什么大烦恼,最多也不过烦没饭吃),所以懒虫很有良知,不会只是把朋友当成Problem Solver而已。

哪些自认重视友情,又害怕遭朋友遗弃的人,请忘记懒虫的存在,懒虫不介意,也不奢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