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30, 2006

荒凉



如果曾经看过一个地方最旺盛的时刻,同时也见证同样地方最冷清的时刻,也许就能体会何谓“荒凉”。

最近到了东海岸的一个著名沙滩,懒虫去过这沙滩数次,每次都有不同的回忆,当然最重要是那里的沙滩总让人心情怡然。

记忆中的那里的沙滩最独特处是一个海岸线有两个沙滩,因为延伸到海面的沙滩中央较低洼,使到沙滩中有海水,形成沙滩中有沙滩的美景。

结果,这次最令人失望的不是沙滩的特征遗失,而是沙滩没人管理,还长了绿叶,感觉就像长了青苔的沙滩,怎么看都不开胃。(有图为证)

没想到短短一、两年时间,这样一个美丽的沙滩就被时间吞噬。太令人唏嘘。。。

Monday, July 24, 2006

没有驾驶技术的人们请退车泊车吧!!!

懒虫一直很不了解,为何很多人为了贪方便,而不用退车方式泊车!!!

结果最近懒虫的F1跑车侧门又被一辆汽车退车时撞扁了。

这辆F1跑车跟着懒虫已有4年的时间,多少都有一点感情。可是在这短短的四年里,这已是第四次放在路边被其他不懂得开车的人士撞扁侧边车门。唉,平均每一年都要被撞一次。

第一次不知名的大车撞扁时,眼泪都要飙出来,后来送去一间黑店维修,平白损失了我辛辛苦苦赚回来的750令吉。当时在凹陷处发现青色漆,懒虫怀疑是垃圾车所为。

第二次,同样准备取车时发现车轮前的侧位凹陷,当时有了第一次经验,心里比较冷静,但还是有点不知所措,又回到黑店维修,再损失数百元。当时懒虫怀疑是隔几间住着印裔家庭的旧款房车退车时所致,但懒虫没有追究。

第三次,亲耳听到室友退车时撞到懒虫的车,室友比懒虫更不知所措,后来隔了一个月,室友才把懒虫的车送去维修,幸亏是懒虫不用付一分钱。

第四次,懒虫准备上班,走出门,马上看到车门扁了,心里唉了一声,算了,又是另一个失魂室友在不清醒的情况下退车撞到懒虫的车。

懒虫有时很想诅咒这些人,但相信自己也有点不对,不该把车放在屋子正门口。

可是懒虫总认为如果这些失魂鬼都是退车泊车,那出门时肯定不会疏忽撞到懒虫的车子侧门。

懒虫自认驾驶技术不错,根据懒虫分析,用车头泊车要比退车泊车来得困难,如果一不小心可能车头还会碰撞他人的车身。

当初考车也是用车尾泊车,为何考取驾照后,就不懂得驾车,拜托!

如果任何人自决自己驾车技术不错,就应该放弃用车头泊车,不要再用这么愚蠢的方式泊车了!!!

Sunday, July 16, 2006

花儿乐园

在一个闷热的星期四中午 ,懒虫一人出走,到一个充满花香、有溪流、有树叶簌簌声、有书本陪伴的地方。

懒虫记得有人说过,大马的花卉那里会美,当然大马很多东西都不如人,可是只要仔细找,还是可以看到美丽的花朵,只要你的心是美丽的,那看到的东西自然也变得美丽!


这些漂亮的花不用可以找寻,其实它就藏在你我都忽略的角落。
在幽静的公园内,看到贝壳装饰的小拱门,走在里头,有种深入大自然核心的某名感觉。
用大自然原理,就能让H2O施展魔力,让这个神气的道具发出悦耳的音乐。。。
在这样一个暇逸的下午,懒虫抱着厚厚的一本书躺在椅上,寻找着大自然的梦。。。

Saturday, July 15, 2006

科学Vs宗教











懒虫错过了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杨振宁教授讲解“对称与物理学”,但却没有觉得遗憾,毕竟懒虫与物理学早已有缘无份。

懒虫常到处跟告诉他人,爱因斯坦是懒虫敬佩的对象,实际上懒虫对“相对论”只是一知半解。

不过,杨振宁在这次演讲上提到一个值得思考的话,“宗教与科学之间并没有冲突,两者实际上是殊途同归,科学是有限的,宗教是无限的。”

懒虫虽然很欣赏杨教授在粒子物理上的发现,但懒虫却有点不认同。科学并非有限,如果科学是有限的话,就不会一直有新的发现。

懒虫认为,有限的是人类的脑袋,因为人类受到客观的环境和主观的思维方式所影响,而无法突破更大的发现!!!

至于宗教,懒虫一直觉得,不管宗教的教义多么博大,始终附属在人类的生活、思维及行为之上。一旦没有了人类,宗教根本是虚无的,没有信徒的宗教,根本不算是宗教。

至于科学,就算人类消失了,科学还是存在,因为科学是源自大自然。人类只是大自然的一部分而已(生物学就是研究人体的科学),其他大自然现象,如光子的存在、磁场的磁性、黑洞的产生等都可以在没有人类的情况下继续发生。

唉,科学也好,宗教也罢,懒虫确实好累,想好好睡一场觉。懒虫现在只相信自己。。。

Saturday, July 08, 2006

Call Me God!!!

实在很难相信,那位有点驼背、很瘦、很斯文的歌手许美静竟然会在淡出乐坛数年后,再出现就留下这么一句令人深思的话,“Call Me God!”。(她的人却关在新加坡心理卫生学院。 )

记得她在第二张专辑《遗憾》时,在大马巡回签名会时,懒虫有机会和她一面缘。当时听着她的专辑,觉得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听着听着会上瘾。懒虫当时沉迷在她的歌声中,心烦气嘈时听她的歌会会有一丝宁静,深夜听她的歌会就像听到天使悄悄说话。。。(形容得有点夸张)

懒虫后来还托歌迷会的负责人买市面上已绝版的第一张专辑《明知道》,哦,里面好多好好听的歌,包括心里住着一个梦 、多疑的海洋、我的心是海中的沙等。只可惜当时没钱的懒虫只能买卡带,现在已经没得听。

现在的许美静应该如她第一张专辑的一首歌“情迷意乱”那样,而行为失常。如果许美静早在5年前行为失常,也许懒虫怎么样都无法理解,一个人竟然可以为爱情失去理智。

经过懒虫不断思考人生,对人生有所领悟。现在觉得“行为失常”也不过是一种行为方式,只是不被广泛的社会所接受而已。

一个人若把特定东西,包括爱情、事业、家庭或朋友等成为生活重心,如果有一天这个具有分量的东西忽然从你身上瓦解或变得支离破碎,肯定你过去所建立的世界也会瓦解。。。

懒虫无法猜测许美静是否因为爱情而精神错乱,如果真的是精神错乱总会有原因。过去,懒虫无法接受一些人为了琐碎的事包括爱情、宗教、家庭等而患上精神病,当然现在也未必能接受。

现有的社会架构是无法容纳非规范的社会行为,更无法接受不完整的人。

懒虫心里的疑问是,到底“Call Me God”这句话是否反映说话的人失常?还是这句话本身是存在颠倒社会结构的成分?

如果说话的人失常,那这句话竟然能从她口里说出来,应该怀疑她是正常的,平时难道我们还不是称自己是主宰命运的主人,那么称自己是上帝又有何错!!

如果人们认为这句话是失常的,那为何还有那么多人去相信上帝的存在?难道每个人就不能是自己的上帝吗?

就叫我上帝!!!


Wednesday, July 05, 2006

不要最后一个留下来

曾经写过一篇短文类似“不要最后一个留下来”,那是因为大学毕业后,住在一起2年的室友都离我而去,剩下我一个人留在那间空屋内,心情不好受。

后来,这几位室友因为找不到工作又回来暂时和我同住,当时懒虫就觉得当时可以潇洒地离开,现在却要投靠我。懒虫心里是那么认为,“既然曾经用难过的心情目送你们离开,就算你们再回到我身边,有一天又离开我,就不要奢望我会再用同样的心情留给你们(同一批人)。”

现在忽然想写这样的课题,也许因为一些同事开始一个接一个的离开,从最初很强烈的不舍,渐渐的已转换成冷漠地看待聚散离合。

懒虫本来就是冷血,觉得自己不该重复用着同样的心情(尤其是难过或不舍的心情)去对待同一个人。

我的心很容易麻木,只要一些事情(包括心情)重复第二次、第三次就开始免疫了。

不同的人离开确实有不同程度的不舍,可是如果再有机会一起,又要面对类似的分离,那懒虫应该不会把多余的不舍留给同一个人。

有时懒虫祈祷自己不是最后一个留下来的人,无论如何,该让其他人用不舍的心情送走懒虫,总好过要懒虫频密掏出不舍的心情当对方的纪念品。

天呀,懒虫几时该从工作中毕业?那样懒虫可以离开,寻找另一段人生。

Sunday, July 02, 2006

次货


昨晚在文化宫观赏了文艺部精心制作给VIP(包括外国使节)看的文化艺术表演后,才惊觉平时我们这些老百姓所看到的文艺表演都是次货。

平时在一些开幕仪式,所呈现的3大民族舞蹈,简直不堪入目。

来去不过是穿上马来服装的舞蹈员在台上摇动身体及摆动妩媚的手姿、再来穿上所谓华裔传统服装的女舞蹈员拿着扇子在台上做出毫无意义的玩弄扇子动作、
最后就轮到穿上传统印度服装的舞蹈员,不断得摆动

身姿和颈部,企图让人觉得婀娜多姿(作呕多一点)。。。

天呀,这样的表演只骗得到不懂我国文化的老外,就如华裔文化几时与扇子舞扯上关系。。

昨晚懒虫托某人的福,到这具有国际剧院水准的文化宫观赏一场绝不冷场的文化艺术表演。

单是文化宫的舞台就足于让人觉得有水准,因为这舞台不只可以伸缩,还可以升降,而且升降时都可容纳2、30人。还有舞台天花板上可以同时吊挂超过5样大样的物品如大布条、大型投射幕,简直与当晚的文艺节目流程配搭的天衣无缝。

在那里,懒虫所观赏到的舞蹈、音乐配搭及灯光掌握是可以登上大雅之堂。就拿华人文化表演部分来谈,绝不是那cheap 得不能在cheap的扇子舞,而是京剧舞蹈。懒虫还是第一次看到那么有气派。

所谓京剧舞蹈,当然少不了京剧服装,真的似模式样。男舞蹈员背后还插着3个小旗子,头上戴的饰物还有长长的须(懒虫不知道真正的名字),配上激昂的音乐,简直无法转移视线。

就连他们安排演出的马来传统舞蹈及印度传统舞蹈,简直有水准,舞蹈员的舞步都很一直,不会发生跟不到节拍的情况。

还有街头舞、现代舞、野人舞、茜蒂唱歌、啸独奏。。。哇,太棒了。

政府真的说不过去,以为我们这些没有身分地位的人就不配观赏有水准的文化艺术表演,只佩让我们看次货的表演。

就算我们没有钱和地位,但我们还有一对懂得观赏好艺术的眼睛及听好音乐的耳朵,别再侮辱我们的感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