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31, 2006

生日意义?

既然有人提到送寿礼,顺便大谈我对生日的感觉。

“生日是母亲受难日”,这句话相信没有人有异议,因为这一天做母亲得辛辛苦苦才把我们生出来。

小时候,也许看到身边同学办生日会,就有点羡慕,那是就会想象有自己的生日会,但我是个自小懂得现实真相的人,不会要家人为我办如此华而不实的生日会,一点意义都没有。

况且我家就是不爱庆祝任何节日的家庭,除了农历新年,其他节日如母亲节、父亲节、父母孩子的生日都不会挂在心上,那只是商家的促销把戏。

中学时,朋友之间有集体送礼物的习惯,从那时起开始收到一些礼物,可是这些礼物最终还是放在箱子内,甚至等到生灰尘后被逼丢弃。

当时,每位朋友的生日就像天大重要的事情,不只送礼物,有时还会到老地方(葛尼的麦当劳)庆祝生日,现在回忆起,剩下的竟然是朋友的相聚,而不是“生日”这个日子。

年级越大对生日越没有感觉,甚至对一些人老是提醒别人她的生日感到极度反感。

记得在大二时,我已预知室友会给我所为的意外惊喜,就是“踏入生日的那一刻,他们就会给我递上蛋糕和祝福”。也许没有人试过像我那样为了原则,在11点时马上关灯睡觉,结果在12点时,自然没有把门外敲门的声音放在耳里。结果第二天早上,发现门口挂着一块蛋糕,还有一个责备我不领情的纸条。

说实在,我没有后悔自己的行为,反正我经常忘记别人的生日,当然也不期望别人记得我的生日。不管是固执还是原则,人每一年都要生日,相反的人的死只有一次,所以要庆祝,也应该庆祝死亡。。。

年级越大,对一些人还持有庆祝生日的“赤子之心”感到不可思异,对一些人还会在生日前几天让你知道她的生日或朋友的生日感到反感不已,当然我会继续我的原则,听而不闻。

虽然不期望别人记得自己的生日,不过有些人的生日会清楚烙印在懒虫的小小脑袋内。这些朋友未必一年见面一次,所以寄生日卡或送礼物的意义不再是为了庆生,而是借用这个日子,与对方保持联系,如此而已。

生日,日子还是要过。反正心里存感恩,庆祝不庆祝真的无所谓,反而可以更自生活,不用计算年龄又增长一岁。

Thursday, March 30, 2006

简单幸福

最近看到家路的大便伟论后,让我想起至少目前还是我的幸福名言。

“急着上厕所时,有厕所是最幸福的。”

这句名言从我在小学时就体会到,直到现在还管用呢。

记得还是读下午班的小学生时,每次星期六需要参加课外活动,需要在清晨六点就起身,也许身体一时无法适应,经常1个小时后坐在学生巴士车上时就会肠胃就会大翻转。那是我的脸部表情一定很扭曲,也痛恨为何巴士车没有厕所。

曾试过跑去司机的家上厕所,试过在漆黑的树丛里解决,那时就觉得急着上厕所时,有厕所是最幸福。

中学时,情况还是没有多大改善,只要自己一紧张,特别是考试时,身体好像马上感应到变化,肠胃就会翻转,结果就是要找厕所。

记得,中五马来文口试考试时,坐在礼堂等着轮到自己,没想到那一刻肚子又不舒服了,总之弄到我考口试时表现不好。。(好,这是借口,因为说话原本都不是我的强项。)

中六时,开始比较能够理智看待很多事情,在考化验考试时虽然觉得紧张,我一直自我催眠告诉自己没什么好紧张的,结果才逃过一截。

现在出来做工更糟,在初期做工时,每一次赶着去采访地点时,又遇到塞车,简直是我的恶梦。一面驾车,一面要“练功”忍住到目的地。。。总之狼狈不堪。

油站厕所是我经常光顾的地点。

有时狠不得把汽车丢在路边,去找厕所。。。 哪怕是一个肮脏的厕所,我都不介意。

现在开始习惯这样的节奏,星期六早上也未必一定要向厕所报道,塞车时也未必肠胃会翻转。。。

其实经过这么多年的修练,已经掌握到一种方法,可以让我忍住狂泻的危机,在抵达马桶前才发作。

这个秘诀是不方便公开,因为幸福是自找的呀!

p/s:从我身上可看见城市人的悲哀,不仅是碍于面子,而且路上根本没有多余的树丛可以让你讲解问题。。。。
听说蒙古没有厕所,厕所就是草原,因为那样有施肥作用,难怪蒙古草原都那么葱绿。。。也许以后可以移民去那里

Monday, March 27, 2006

语言与文字

不知是否性格胆怯,或是口齿不灵利,总是觉得和陌生人讲话很僵化及不自在。

每次处于陌生的环境或和陌生人一起时,懒虫的特质就会显现无疑。看到很多人口沫横飞、滔滔不绝,懒虫就觉得很想逃离,想钻到地下起,因为与他们的口沫横飞比较,懒虫的口简直打不开,喉咙想有东西卡住,脑袋像做了化疗式无法正常运作。

有时会觉得语言是很肤浅的沟通方式,因为很多时候从口里说出来的话语是谎言、是掩饰、是包装、是炫耀。。。

虽然很多人鼓吹学好英语、学日语。。。但语言还是终归语言,就是协助沟通的工具。只要大家互相了解,就算用多破乱的语言或语法,甚至比手划脚都无妨。

我比较相信文字,虽然文字可以包装,也可以是虚构,但至少文字是经过大脑而生产,在通过手的配合,才出现。

当然,我更愿意看到,有一天人与人能心灵沟通,不用靠包装的话语或文字来修饰心理的缺点。

Sunday, March 26, 2006

麻木不仁

在电台听到一元钱的故事。

“故事讲述主角参加一个游戏,到地铁站向公众要一元钱搭车。他前后找了四个人。第一个人看到他伸手讨钱,马上摇头挥手叫他离开。第二个人苦口婆心劝告他,不能给他钱,以免得他继续堕落,总以为伸手就能骗到钱。第三个女人看待到他马上弹到很远,抛被他吃掉似。终于他没有选择,决定向一个小孩试试。没想到小孩立刻掏出一元钱给他。

他感到非常惊讶,为何大人都不领取,只有没有收入的小孩却愿意给他钱。小孩告诉他,因为你需要一元钱搭车,所以我就帮助你呀。”

(故事细节可能记得不仔细)

我们很多时候帮助人时都可能想要不要帮他们,还是对方是不是有意骗钱等。。最后我们根本没有伸手到口袋,给需要帮助的人援助。

那天我在夜市看到一位残障人士坐在夜市中间,旁边几张写满字迹的马尼拉卡。我经过他身边时,瞄了马尼拉卡一眼,“请停下脚步看看卡内所写的事情,请施舍帮忙”(记性不好,大概是这个意思)。我没有停下脚步,也没有看他一眼,就这样快速的经过他身边。

我好像已失去像小孩般单纯的恻隐之心,麻木不仁,激不起一丝感觉。

隔一天,拿一双皮鞋给一名老先生修补,看着他用力地一针一线缝穿很硬的鞋底,而我竟然为了向他讨价还价,只为了那几块钱。也许这几块钱对我而言只是小钱,可是对他可能是开饭的钱。。。

噢,算了,懒虫习惯麻木的,继续往前蠕动。。。

Thursday, March 23, 2006

忙与闲

今晚忙着不知所谓。
明天闲着无所事事。

两种极端的心情,最重要是身边无谓的人不要再打扰我。。。

Saturday, March 18, 2006

风雨之中

已经一连几天,K城总是傍晚时分下大雨,下班的心情和步伐一样湿湿地。

昨晚就和朋友在一个大伞下吃着麻辣伊面,一阵轰隆声雨就倾盆而下,我们就被雨包围着。

尽管雨带来湿气,可能在雨中吃着热腾腾的面,任由汤面的蒸气薰透我的脸,心里却有说不出的幸福,因为不用被雨淋,而且还可享受这样独特的情景。。。

友人说,这样的气氛应该呷一口Nestle牌咖啡,观赏雨景,许是。可我不喝咖啡,若能喝一口热开水,一面观赏美丽的雨景,也称得上人生一大享受。

雨越下越大,面吃完了,可看到周围的小贩都躲在摊子内皱眉头,因为人不来钱不到。。。

Friday, March 17, 2006

黑夜

短短的一个月内,停电两次,而且都发生在漆黑的夜晚,让害怕炎热的人们无处可躲。

困在不流通的空间里,人的身体像被黑色的被褥包裹着,沉重得无法移动,相反的可以听到蚊子轻盈地拍动翅膀。

停电不只让黑夜更黑,也让黑夜更添一份神秘感,一个人躺在那漆黑闷热的空间,看着静止的窗帘、看着静止的风扇,感觉就像来到黑夜的核心。

有时会觉得自己处在光线都无法逃离的黑洞里,思想都被牢牢地困在黑夜里,光亮光明或充满色彩的思维都不存在。

这样的黑夜,这样的寂静,连周公都避而不见。

Wednesday, March 15, 2006

你們還好嗎﹖

今天無意(又是無意)看到一位很久沒有聯絡的朋友部落格﹐看着她寫着她身邊的很多的人和事。她輕輕拍打着記憶裡的塵埃﹐把過去的人和事重新呈現在生活裡。

再回望自己﹐很多人和事都被我遺忘了﹐被我標上過期的標籤﹐在丟棄在黑暗無人理會的角落。

小學同班同學~早已失去聯絡﹐畢業後就已忘記曾經在紀念簿子上寫過友誼永固。
中學朋友~畢業後﹐有者在美國/加拿大/新加坡/也有部份留在檳城﹐各自顧着升學﹐生活已經沒有太多的交接點﹐留下的只是過去那單純青澀的歲月。
大學朋友~畢業後大家都努力找錢去﹐結婚的結婚/拼事業的拼事業/拍拖的拍拖/單身的單身﹐朋友變成生活的點綴品而已﹐充滿熱忱活力的日子已留在象牙塔內。
心事朋友~為這個急速變化的年代﹐心事已成生活的絆腳石﹐沒有多少人再去談論心事和興趣﹐因為發牢騷的時間都嫌多余。
工作的朋友~離開職場﹐沒有共同話題後﹐就相等于標上過期的標籤。

哈﹐數一數﹐最忠心留在身邊的只剩下自己﹐可怪孤僻的性格﹐不會主動把過期標籤撕掉﹐換上新的標籤﹐最後就這樣自己舔孤獨咯。

人越大越喪失很多力氣和衝勁﹐不過既然這一刻想起身邊有過那麼多朋友陪伴﹐很想知道﹐你們現在還好嗎﹖

ps:小美﹐無意間游覽你的小妹部落格忽然看到你的消息﹐才喚醒我這失憶的老虫﹐很久沒有和你聯絡了﹐你還好嗎﹖

Tuesday, March 14, 2006

如何像個人﹖

“想哭就哭,想笑就笑。你生来是人,就去做像个人吧!随波,不逐流”

這句經典的話出自某女人的口中﹐確實是很阿Q。

懶虫確實不知道怎么做才像人樣﹐因為至今都沒有一本<做人手冊>或做人必修科。

懶虫的特性就是懶﹐可是現在卻處在一個樣樣要求效率的環境﹐懶虫難道就必須跟着大環境改變懶虫的特性﹖

如果有人赤裸穿着樹葉在街上走動﹐那肯定會驚動全城。
如果有人在喪禮上大笑﹐肯定被人視為傻子。
如果有人在餐桌上胡鬧﹐肯定被人視為無禮。
如果有人想打人殺人﹐肯定被視為違例。

想哭就哭﹐想笑就笑﹐雖說如此﹐可談何容易﹐因為不論是懶虫或牛馬﹐大家的任何舉動都被環境規範了﹐很多時候我們是在不自覺中被約束了﹐只懂得做社會規範出來的人。

人樣就是如此嗎﹖

懶虫天生好吃懶惰﹐喜歡在悠閑時胡思亂想一場﹐這應該像個虫樣吧﹗

這是否太遲了﹖

終于看完法國著名啟蒙思想家和文學家盧梭的<懺悔錄>。

厚厚的500頁紙﹐讓我看一位重視情感及熱愛自然的文人最後卻被他身邊曾是朋友的敵人迫害﹐被法國日內瓦政府及人民譴責﹐就連選擇自我封閉在孤獨島上度過余生﹐究竟還是被人趕走﹐飄流失所。

當時數千萬的人都宣判他是異教徒/背叛友情/侮辱國家﹐可是在他死後才重視他的作品他的為人。。。這是否太遲了﹖

尼采也是如此﹐當時被人排擠﹐死後百年他的思想才被人接受﹐甚至被認為偉大的思想﹐可這一切究竟是否太遲了﹖

為何人們總是重視主流的聲音﹐重視大趨勢﹐等到有一天才發現一些被忽略的東西是最珍貴。這是否太遲了﹖

Monday, March 13, 2006

小行星撞地球=世界末日﹖﹗

“小行星2002 NT7将于2019年2月1日与地球相撞﹐由其光度估计,NT7直径约两公里,预料撞击速度达每秒28公里,无论撞落在地球五大洲的任何一地,都足以摧毁整个洲块,并造成全球性的气候剧变。”

看到這樣的報道﹐也許每個人都會盤算﹐若是真的發生﹐該怎麼辦﹖那在這距離不到15年的時間﹐我們應該如何善用時間。。。等等問題。

人就是一個奇特的動物﹐在不知道生命的時限時﹐就逃避不去思考生命究竟會終結﹐可是一旦知道生命可能在特定時間結束時﹐才來珍惜時間﹑人﹑事﹐並開始倒數終結日的到來。

到底現在的宇宙是不斷擴張﹐加劇星系與星系的距離及拉遠地球與太陽的距離﹐還是宇宙已不斷的壓縮﹐拉近星系與星系距離﹐加劇星系內的行星相撞﹐無從證明﹐但任何可能性都會發生。

我不知道其他人怎麼看待人類渺小不堪的生命﹐但若能夠把每天的當成生命最後一天﹐也許就不會有遺憾﹑難過等負面的情緒出現。

Saturday, March 11, 2006

害怕失去

近年都在思考死亡這問題﹐到底死亡是什麼﹖死亡真的那麼令人感到恐懼嗎﹖

後來發現我們在面對死亡時感到恐懼時是害怕失去生命﹐在面對家人/親人/朋友的離去時難過是必然﹐但有部份的難過是因為我們失去了一些原本屬于我們的人和事。

從小﹐我們就被灌輸“我的”概念﹐我的爸爸/我的媽媽/我的哥哥姐姐/我的朋友/我的房間...可是沒有人教我們認識“我”是什麼﹐除了“我”﹐其他的都不屬于我的。

記得小學時﹐我曾經擔心自己的父母會忽然離去而痛哭﹐甚至做了許多可能失去的設想﹐只因為自己害怕失去。

現在雖然了解自己過去深受困擾的莫名懮愁﹐可是究竟還是無法很坦然的面對“失去”的那一刻。

我們已經無法控制的不斷追求﹐使到自己所擁有的東西包括人和物越來越多﹐我們被這些人和事的包圍下“安心”生活﹐直到有一天忽然失去了﹐才發現(可能有人從沒有發現)過去所建立的安全堡壘只不過是華而不實的綠洲﹐心根本都脆弱不堪。

害怕失去﹐有時比死亡更加恐怖﹐讓人失去很多的理智和心靈建設。

Friday, March 10, 2006

下一秒钟

看到骨叮当之梵写的香港之行,虽然那是去年圣诞节的事情,只不过距离现在3个月时间,仿佛只能成为回忆的一部分。

我不知道时间的定义是什么,不过它却是一个主导人类追寻回忆的指标。

似乎每一刻在进行的事务,在下一秒钟就成了回忆,似乎没有任何事情抓得住。

曾经的高兴/快乐/欢喜/悲伤/难过/愤怒/怨恨只要在下一秒钟已成为过去。

常听到很多人说,人生最重要快乐就好,可是快乐都不能存在在下一秒钟,那快乐还会对人类那么重要吗?

有人认为人生重要的是过程,曾经一起快乐,不管结局是不是快乐,已不重要。

实际上,不管是人生的过程或是结局都不应建立在这种肤浅的感官感受中,人类虽说是万物之王,可是往往看到的只有愚蠢的人类在为名利/幸福快乐弄得焦头烂额,最后什么都没有。

时间让我们看到最永恒的事情是死亡,可是死亡真的如此令人恐惧吗?

以前勇士可以为国家捐躯,慈父慈母可以为孩子牺牲自己的性命,现在我们都害怕死亡,因为我们享乐惯了,怕失去享乐权。。

也许有一天我们知道死亡的下一秒钟是什么样的场景,也许我们就不会那么愚昧无知。。。

Thursday, March 09, 2006

医院之谈

昨晚又踏进一个令人联想许多的地方-医院。

医院最初给我的印象就是凄凉,因为那一年新年除夕夜,我就躺在病床听着外头震耳的炮竹声,而同时间我听到房间的护士窃窃丝语,说着一句话:“她好可怜。”。

后来再去医院时,是学校的一位学生被送进ICU,大夥儿跟大队的,到医院探望她及排队捐血,后来听说她病得不清,最后离开世间。

在大学时,一位室友盲肠炎,而送对方到医院急诊室,一呆就是一整天,因为医院的效率,所以坐在那里看着各式各样的病人,有身上满血的人,有昏迷不省的,有无所事事的陪客,如我。

现在工作后,已经无数次到医院采访一些不认识的病人,对医院的感觉开始变得麻木。

医院整栋建筑物最令我感到悚然的不是停尸房,也不是病房,而是升降机。

总是觉得医院的升降机特别的阴森,尤其是升降机大门一打开,仿佛看到和自己同样面孔的人在里面注视着我,会不寒而栗。

总是记得一名摄影同事告诉我,医院的升降机内有着死人的气息。。。

天呀,每次到医院搭升降机时却偏偏周围没有人同行,只好被迫一个人想着<见鬼>的情节,再想着同事的话,想着想着升降机打开了。。。

Monday, March 06, 2006

曲终人散

屋子前排有一间乐龄之家,过去都没有留意,直到去年才发现它的存在。

由于车子就停放在它的前方,所以每天早晨,启动引擎时,都会看到一位老先生坐在大门前的椅子上,遥望远方。

这情景就像我去年探望外婆一样,萎缩的身体靠在椅背上,目光漂浮到很远很远的角落。

上周四,开始看到乐龄之家进进出出不少工人及罗里,隔天就看到庭院前就多了一个大棚,以及很多的椅子。

接着再隔一天早晨,同样坐在车子启动引擎时,车窗外就传来年轻的歌声,以及热情的掌声。

虽然没有音乐只有一个淳朴的声音,可是那一刻听在耳里却是如此动人。

今天,歌声没了、棚子没了、椅子也没了,留下来的依旧是大门前的那张椅子以及那老先生。

曲终人散,心情好像也散了。

Saturday, March 04, 2006

懒虫类哲学

大白天睡觉是懒虫类的本性,有一天却遇到一个四不像在懒虫睡觉时大吵大闹,说做虫不如做猪,做猪醒了有人喂、吃饱了有可以睡。

懒虫可被它弄得心烦气躁,不耐烦地说,干吗要做猪,猪只能困在猪笼里吃、拉和睡,虫可无拘无束,想睡就睡、想蠕动就蠕动、想吃就找东西吃、行动绝对自由。

四不像好像没听清楚懒虫地话,还没等虫说完就插嘴,都告诉你,做猪好过做虫,身边总有吃不完地饲料,可以安心睡觉,因为醒来就不愁饿。

懒虫已经不打算理它,反正做猪等人养,做虫却很自主,因为在动物世界,动物自己生存的能力,而猪更本不属于动物,它只是人类胃里的残渣。

接着,懒虫已进入梦乡,梦里很多果子、蔬菜让虫嚼食。

那为猪声讨的四不像,无可奈何地走开了,许是它想当猪,却被人类遗弃,想当虫又不够资格、总之四处不讨好。

它没有想过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什么样子,难道它以为自己是天神,想做猪就变猪,想做人就做人。实际上,做人做猪也不过如此,做虫就做虫,总好过四不像。

Thursday, March 02, 2006

懒虫胡言

阳光普照的早晨被虫糟蹋了。虫和虫在一起填饱肚子后,就开始望沙发蠕动。

慢慢。。。慢慢。。。又去到一个美丽的桃源。

看到仙境般的树林,树林里有许多可爱的桃。虫和虫就往桃子钻,满身都是桃子味。

林叶稠密,阳光无法渗透,只有零零散散的光线勉强从叶缝中挤进。

那阴凉舒爽的空间,只会让虫虫更为堕落。。。

桃子没了,凉爽没了,虫被阳光晒得只剩下一股难闻的焦味。。。

醒了。

Wednesday, March 01, 2006

小草凋零了!

一棵只有手指般大的小草无声无息地凋零了,它没有告别也没有叹气,就如它从泥土上长出来一样无声无息。

它原本不属于我的、也不需要照顾我、可是在不知如何的情况下一直出现在我眼前,成立我必须去理会的物品。

它的葱绿只是短暂,在缺乏水分和阳光的地方下偷生,它的绿色在时间的洗礼下逐渐脱色,而我却毫无察觉。

它没有责怪任何人,也许它甘心如此,因为在它的记忆里只有那一片被瓶子框子的空间,除了自己还是自己。

就算由我的手亲自给它水分和阳光,但它却没有察觉,也没有想要的欲望。

它就是如此的安静,如此无声无息地离开,留下不知所措和充满疑问的虫虫。